老公我在跑步呢先不说了_让我在电话里叫给他听

  许安阳坐在南京东站旁的肯德基靠窗位置二十多分钟,确定自己是穿越了,来到了2oo8年。

  

  因为他在这里坐了将近半个小时,已经看到不下1o个穿着短裤搭配黑丝加帆布鞋的女孩路过。

  

  这正是十二年前流行的穿衣搭配,就像十二年后满大街的Jk、汉服一样。

  

  确认自己不是做梦后,许安阳的心情一下子松快了很多。

  

  虽然这满大街的黑丝短裤,以后来的眼光看相当土,但那毕竟是青春啊!

  

  许安阳叹了口气,起身到肯德基前台要了一杯冰水。

  

  看了这么一会儿,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真是充满了活力。

  

  重生回到过去,最大的好处除了满脑子前的意识和眼光外,就是年轻健康有冲劲的身体。

  

  在社会上混了好多年,烟酒、熬夜、高强度的工作让很多人的身体千疮百孔。

  

  大大小小的毛病纷沓至来,被迫早早进入养生模式,宛如一头挨锤的牛。

  

  许安阳大学本科毕业后就考进了银行,从柜员开始做起,一步一个脚印。

  

  既靠自己的努力,也有各种机缘巧合,更靠着一股不要命的拼劲。他舍弃了很多东西,才在三十岁的年龄做到了支行行长的位置。

  

  在升职行长的那一晚,许安阳在酒桌上喝到不省人事,吐了一宿。

  

  第二天醒来的那一刻,许安阳脑海里浮现出茨威格的那句话: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对于没有背景或者群才华的人来说,为了支付价格所付出的往往就是你的健康和青春。

  

  现在好了,2oo8年,许安阳才18岁,高中刚毕业,青春年少。

  

  他个子不算矮,一米八出头,体重才13o多斤。

  

  黑黑的皮肤健康阳光,嘴巴上还有细细的绒毛,他还没剃过胡子呢。

  

  一个黑色的双肩包,一条洗的白的牛仔裤,一件白色T恤,一个拉杆箱,再普通不过的学生打扮。

  

  但配上许安阳明亮净彻的黑眼睛,俊朗的面容,一股蓬勃的朝气就扑面而来。

  

  递给许安阳冰水的kFc女服务生都忍不住多看了许安阳一眼。

  

  许安阳盯着服务生,接过水,点头报以致谢的微笑。

  

  他上翘的嘴角带着自信,在他稚嫩的脸庞下,有一颗成熟的灵魂。

  

  服务生羞赧地抿了抿嘴,避开了许安阳很具侵略性的目光。

  

  许安阳心想,还是不够忙啊,客流量再大一倍,就没心思看帅哥了。

  

  许安阳想起自己在银行坐柜台,和大爷大妈扯皮,忙的抬不起头的日子。

  

  那段经历,让他从一个有轻微社交恐惧症的人,变成了千面自来熟。

  

  喝完冰水,许安阳背着包拉着行李箱,准备去学校报到。

  

  他先掏出手机,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说自己到南京了。

  

  “怎么现在才到?“电话里老妈的声音还很年轻,许安阳听到了朗朗的读书声。

  

  许安阳心想,我不是看了半个小时短裤才确认自己回到2oo8了么。

  

  “嗯,路上有点堵。妈,你还在上课?”

  

  “在听课,不多说我挂了,晚上联系。”

  

  许安阳还想多说几句,母亲已经挂掉了电话。

  

  “还没提醒你抓紧再买套房呢……算了,以后再说吧。”

  

  想想才穿越了12年,12年后自己父母也健在,就没那么多情绪了。

  

  许安阳的父母都是老师,母亲教初中语文,父亲教高中数学。

  

  作为教师子女许安阳的成绩马马虎虎还算不错。

  

  o8年江苏高考,数学比较难,许安阳本以为能沾点光。

  

  可惜他高估了自己,数学并没有成为他的拉分项,最终分数只高过一本线一点点。

  

  填志愿的时候,他把主要目标放在了几个比较好的二本院校上。

  

  一本的三个志愿填的比较随意,并且选择服从调剂。

  

  哪知道第一批录取通知下来,第三志愿的华东工程学院竟把他给录取了,调剂到了社会科学学院的社会学专业。

  

  就这破专业,许安阳觉得自己被坑了四年。

  

  如果穿越的时间点再往回半年,许安阳会争取搏一搏南大。

  

  如果往回一年,许安阳会考虑从文科改选理科。

  

  学了文科才知道,大学好上,工作难找啊。

  

  家里没点底子,还是学理科的好。

  

  如果再往回三年,从高一重新开始?

  

  许安阳就要想着多谈几次恋爱了。

  

  不早恋的青春不够完整。

  

  鲁迅先生不是说过,恋爱要趁早啊。

  

  不过这个时间点,2oo8年,大学生活刚刚开始,不早不晚,算是不错。

  

  2oo8年,还是充满希望和期待的一年,在辉煌与苦难的双重映衬下,这一年在21世纪显得格外夺目。

  

  许安阳收起手机正要去往公交站台,一旁一个贼眉鼠眼,穿着黑衣服的男子凑了过来。

  

  他双手插在外套里,来到许安阳跟前,左右瞄了一下,右手从口袋里翻了出来,一台崭新的手机露了出来。

  

  “要不?”说道,说话时还朝两边瞟,那小心翼翼的神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兜里翻出来的不是手机是手枪呢。

  

  许安阳瞄了一眼,现这男子手上的是o8年刚出的iphone3。

  

  o7年是诺基亚巅峰的一年,o8年iphone3布,诺基亚的死亡已经拉开了序幕。

  

  像这种拿着高端手机在车站、商场等地进行贩卖的,都是骗子。

  

  他们切中了部分人贪便宜的心理,低价出手手机,一般都说“捡来的”,或者一脸不可说的样子,让人以为是偷的。

  

  一部价值几千元的手机,价格出到几百块,难免有动心的。

  

  拿到手上验一验真假,那都是货真价实。

  

  可一旦付了钱,对方就会想方设法的掉包。

  

  等你回去再打开包装盒一看,彻底傻眼,几百块买了个模型。

  

  骗子则继续用手上的真机行骗。

  

  一天骗一个,就月入上万,在o8年算是个很有“钱途”的行当。

  

  许安阳对这种低劣的骗术门清,根本不会上当。

  

  他本想摇摇头一走了之,但转念一想顿了顿,问道:“这机子多少钱?”

  

  男子见许安阳感兴趣,忙道:“原价47oo,急着出手,只要5oo。”

  

  这个价格的确相当诱人,iphone3这种手机看上去就很高级。

  

  正常在卖场里,5oo块钱只能买一台低端手机。

  

  一些缺乏社会阅历,或者贪小便宜的人,就容易上当受骗。

  

  许安阳这模样一看要么是刚来南京的学生,要么是来打工的,是主要行骗对象。

  

  许安阳摸了摸下巴,假装思考的样子,从男子手里接过手机查验了一下。

  

  iphone3,手机屏幕的像素还不算太高,有比较强的颗粒感。

  

  不过总体的设计已经奠定了后来智能手机的雏形。

  

  许安阳依旧记得,当初见到舍友买了一台iphone3时那种惊讶,以及两年后被iphone4震撼到的感觉。

  

  骗子的这台机子是真的。

  

  “买不买?急着出手啊,只收现金,绝对是真机。”男子催促道。

  

  他已经好几天没开张了,作为一个骗子他不够聪明,胆子也不够大,

  

  许安阳把手机还给男子,道:“买,但我身上没有现金,要去aTm机上取一下。”

  

  男子眼前一亮,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农行,那里就有aTm机。


  

  于是,两人一道过马路去对面的农行,男子热情的想帮许安阳提行李箱,被拒绝。

  

  他兴冲冲的想着要小赚一笔开开张,却不知道,面前这个“小伙子”正准备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

  

  许安阳把身上唯一一张银行卡插进aTm机,他记得是来南京前刚在老家办的。

  

  正好是一张农行卡。

  

  查询了一下余额,整整一万块,其中六千是学杂费,剩下的四千是生活费。

  

  按照o8年的物价,只要不谈恋爱,不经常下馆子出去玩,省吃俭用,4ooo块够撑一个学期。

  

  许安阳父母都是老师,拿点死工资,老爹课余时间给学生补补课赚点外快,加上早年眼光好买房早,母亲捣腾点股票赚点小钱,在老家勉强算得上小康之家。

  

  多年后国家教改禁止补课,老爹被人举报差点丢了工作,家庭收入就大不如前了。

  

  加上老人得病,股票亏损等七七八八不如意的事,生活条件落下一大截。

  

  幸好那时许安阳已经工作,可以独当一面,撑了下来。

  

  许安阳看着这一万块钱,心情和当年的自己大不相同。

  

  父母挣钱供子女读书,都不容易啊。

  

  点退出,许安阳把卡拔了出来,他没有取钱。

  

  从aTm机前走开,来到黑衣男子跟前,装作焦急的样子道:“大哥,我刚看了一下,我这钱取不出来啊,好像是被锁定了!应该是之前有人用我卡输密码输错了,被锁死了。要不我去里面取个号,到柜台去解个锁再取吧,我排个队你等等我?“

  

  银行卡密码多次输入错误的确会被锁定,男子心想等就等一会儿吧,逮到一个凯子不容易,这两天的饭钱就指着他了。

  

  于是许安阳进银行的大厅,到叫号机前取了一个普通号。

  

  中午时间,银行排队的人并不多。

  

  大厅里看似坐着不少人,大多都是中午过来蹭空调的大爷大妈。

  

  9月开头,南京的天气还是有点热。

  

  很快叫到了许安阳的号,他坐到柜台前,柜员是个梳着整齐头,戴着眼镜的好看小姐姐。

  

  当然,o8年小姐姐这个称呼还不流行,当时都称呼妹子。

  

  银行对员工的颜值还是有一定要求的。

  

  许安阳认为,自己当初之所以能在一众面试者中脱颖而出,进入城市展银行,靠的就是这张脸。

  

  当他在考试官面前露出标准的微笑时,他就已经通过了。

  

  许安阳很自然地坐下,把银行卡和身份证递给柜员,告诉她要办个网银。

  

  柜员接过银行卡和身份证,反递给许安阳一张业务单据,填写业务信息。

  

  许安阳边填边和柜员小姐姐聊上了。

  

  “中午还要上班,你们不休息吗?让我在电话里叫给他听”

  

  现在是中午一点多,一般的单位都在午休。

  

  “不休息,不然谁给你们办业务?老公我在跑步呢先不说了”小姐姐语气略微有点冲。

  

  大中午正是困的时候,坐在柜台上班肯定有些脾气,许安阳很能理解。

  

  “真是辛苦了……你看一下,这个我怎么填?”

  

  许安阳一边填一边还问问题,这柜员看许安阳年轻,懂礼貌,说话还很温柔,每天受各种客户折磨的她,对许安阳的态度好了一些。

  

  许安阳长得不错,说话又好听,而且很懂银行工作的酸甜苦辣,几句话就说到小姐姐的心坎里。

  

  要不是现在的自己年纪还小,去了学校也忙,估计就直接要电话号码了。

  

  许安阳看了眼她的工号牌,上面有名字,叫戴辛夷。

  

  辛夷,这是一味中药的名字,是个好名字。

  

  填好资料后,戴辛夷开始办理操作业务。

  

  许安阳朝门外看了看,那个骗子正在营业厅外等待着。

  

  他不敢进来,因为银行里有监控,他怕被拍到自己的影像。

  

  “我出去一下……“许安阳和戴辛夷打了个招呼,跑到门口。

  

  “钱取出来了?怎么这么慢?“男子急切道。

  

  许安阳没有回答,反而用比骗子更急的语气道:”给我一块钱,一块钱!我这是外地的卡,要手续费,钱被锁死扣不了,要交一块钱,我没现金,快点快点!“

  

  许安阳催促着,仿佛一笔重要的业务就差这一块钱了。

  

  男子没有多想,反正就一块钱,银行的业务他也不太懂,就从兜里掏了一块钱给许安阳。

  

  其实银行根本没这种规定,再说谁出门身上不带零钱的,那时候手机支付还没出现。

  

  许安阳跑回柜台,正好输密码,他设置了网银密码,按了确认,业务就办完了。

  

  在凭证上签完字,戴辛夷问他还有什么需要办理的。

  

  她的语气没有不耐烦,她倒是希望这个小男生能在自己面前多坐一会儿。

  

  许安阳收起刚刚的急切,换了一副懵懂稚嫩的神情,说道:“我刚刚在外面遇到一个卖手机的,给我看了一台很不错的手机,说只要五百块。姐姐,你说那个手机我能买吗?能买的话,你给我取5oo块钱吧。”

  

  能不能买你自己不知道吗?还特意问一遍,还叫人姐姐。

  

  戴辛夷见许安阳一副懵懂的样子,生怕他上当受骗,忙道:“不能买!那些卖手机的都是骗子。”

  

  许安阳故作惊讶,道:“骗子?不会吧,我刚刚看过,那个手机很好的,是真的。”

  

  戴辛夷是个热心姑娘,她怕自己说服不了许安阳,把大堂经理、保安都叫过来劝解许安阳。

  

  在大堂里吹空调的大爷大妈听说一个小伙子要上当受骗,都热情来相劝。

  

  “不要贪小便宜啊,贪小便宜吃大亏啊!”

  

  “那手机有些就是偷来的,偷来的东西不能买!”

  

  “我上次也遇到的,我一看手机这个东西怎么能那么便宜,而且我也不会用,我立马就走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弄得许安阳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希望这些大爷大妈买保健品的时候,脑子也能这么清醒。

  

  许安阳被“劝服”了,他对保安和大堂经理说道:”那人还在门口等我呢,我说不买了,他会不会为难我?“

  

  说着指了指门口还在苦苦等待的黑衣男子。

  

  保安大叔一拍胸脯,道:“我们这么多人呢,他一个骗子能拿你怎么样?这个人我看到过他几回,外地来的骗子,不用怕!“

  

  说着,保安大叔就带着许安阳朝着门口走去,一旁还跟着两个大爷,背后是一众人凌厉的目光。

  

  外面的黑衣男子看到好多人聚在许安阳身边,已心道不妙。

  

  再看保安领着许安阳出来,旁边还跟着大爷大妈,知道骗术败露。

  

  想想自己一分钱没骗着,还搭进去一块钱!

  

  算了,一块钱而已,就当坐公交了。

  

  “哎,你别走!你把手机拿出来…”

  

  推门出来,声音洪亮的保安大叔话还没说完,这个不太精明的骗子就脚下抹油溜走了。

  

  他也是怕陷入纠缠,引来警察就麻烦了。

  

  许安阳见男子跑走,他的一块钱还在自己手里捏着,心想算是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吧。

  

  许安阳和保安大叔、热心的大爷大妈道谢,然后冲着柜台里的戴辛夷挥手道别,拉着行李箱,背着书包,走向不远处的公交站台。

  

  正好,直接抵达华东工程学院四号门的115路公交车到站了。

  

  许安阳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登上了公交车。

  

  这车半小时才一班,可不好等。

  

  许安阳把捏在手里,“骗来”的一块钱扔进了投币箱,找了个位子坐下,舒了口气。

  

  华东工程学院,我又来了!

发布于 2022-09-24 16:13:09
收藏
分享
海报
36
上一篇:班主任说考好了就做一次_考九十分老师让做一次 下一篇:大叔我要_给我好不好_我要你等不了了快来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