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仙女棒去上学的感受_放在里面一整天走路

  嘈杂的车声和繁乱的脚步声响着,跳跃的雨滴声也渐渐随着杂乱的声音模糊起来。

  

  俞川在车里戴着白色耳机,没听清坐在驾驶座上絮絮叨叨的女人在说什么,她漫不经心地盯着车窗外那一堆纷纷往学校涌的学生,内心毫无波澜。

  

  时间过了几分钟,往学校涌去的人越来越少,终于,驾驶座上的女人要坐不住了:“哎,我跟你说话呢,听没听到?”

  

  “走了。”

  

  俞川脸上没有不耐,却连句敷衍的话都不肯说,拽起身边的书包干脆利落地下了车。

  

  女人无奈叹气,开了车窗对俞川喊着每次开学都会说的话:“新学期新气象,你要是再在学校干出什么事儿来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俞川没回应她,看着前面那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学生们,一脸漠然从旁边走过。

  

  高二开学有分班,开学前两天老师把分班名单发在了微信群里,俞川没看。

  

  但以她的成绩也根本不用去别的班找,俞川心里衡量了一下自己的那点分数,迈开腿直接朝着最差的八班走去。

  

  “你们都分到哪了啊?我居然被分到七班,还好还好……”

  

  “啊啊啊我还在六班……带仙女棒去上学的感受”

  

  一道不可思议地声音传来,在六七八班的走廊中回荡,像一颗石头丢进湖面,狠狠惊呆了所有人:“我擦,这么劲爆的吗?言哥怎么会在八班?!”

  

  此话一出,俞川还没来得及挤到七班去,八班顿时就被其他班学生堵得水泄不通。

  

  思华一中的高二分班制向来都看成绩,成绩好的就在一二两个重点班培养,成绩不好的就去七八班。

  

  倒也不是自生自灭,思华一中作为平水市的重点高中,教学质量还不错,对于七八班那群学生,会派两三个在教学上资历很深的老师去管教。

  

  所以历届七八班的学生,虽然成绩不行,但在纪律方面那是妥妥的第一。

  

  虽然不是没有分班考发挥失常的学霸误入七八班的例子,但同学口中的言哥,那已经不能算学霸了,那叫学霸中的战斗机!

  

  思华一中是重点高中,中考分数线是真的高,当初俞川也只是因为走运超常发挥才刚好够到分数线考了进来。

  

  思华人才济济,能被众学霸所仰慕的……

  

  只有汲言。

  

  不过整个年段的班级都没有想到,这么厉害的人物居然被分到了八班。

  

  学霸一朝从神坛上掉落下来,当初分数下来的时候惊呆了整个年段,学校贴吧传都疯了,只不过他们不太相信这样牛逼的学霸会堕落,到了现在还依旧供着当学神拜。

  

  “搞什么呢?难道学校把重点班的位置换到了八班?”

  

  “哎我看看,操,还真是……放在里面一整天走路”

  

  “言哥这是怎么了?不会是不想和重点班那群人勾心斗角,所以跑来这里吊打学渣?”

  

  “……”

  

  从六班过来的刘主任大老远就扯着嗓子冲八班那群学生们喊:“干什么呢?你们还进不进班级了,一个个都想开学就迟到是吧?赶紧散了!”

  

  转头见到从六班开始赶来的刘水宏同志,其他班学生一哄而散,俞川看着那群人过来心中就觉得不舒服,懒懒的靠在走廊的墙上没动,等人群都散了才迈开腿向八班走去。

  

  她猜对了,凭借着超常发挥,她稳稳当当的排在了八班名单的最后一位。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排在她前面的人也就是倒数第二……是汲言。

  

  那个神坛上的学霸……

  

  眼见着刘水宏就要过来了,俞川收了收心思,拽着书包踏进了八班。

  

  原本热闹非凡的气氛突然降至冰点,班里一片寂静。

  

  俞川摸了摸鼻子,自认为她现在没干什么事儿,径直朝着第四组最后一排的位置走去,坐在前面的那两位同学听到后面的椅子从桌上放下的声音时顿时绷紧了身子,生怕那椅子会砸到他们头上。

  

  在思华,最出名的两个人物就是汲言和俞川。

  

  一个高冷学霸,一个不良校霸。

  

  如今最出名的两位风云人物都降至八班,还做成了同桌,不仅是同学,就连老师想当场去世的心都有了。

  

  俞川这人,在他们眼中就是不学无术,抽烟喝酒打架,没有一样不沾,当初真的让她出名那件事儿就是她把职校来找茬的几个人直接揍进医院,听说因为这事儿,让她妈妈赔了不少钱。

  

  八班同学们虽然也有比较混的,但好歹是思华的学生,比起这位来,那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同学们没人敢说话,因为都是各个班过来的,曾经同班的同学没有几个,所以也不熟悉其他人。

  

  俞川把书包里的一只黑色水笔和一个黑色笔记本放到桌上,写下了一句话:“新学期,新气象。”

  

  俞川想了想,又在下面补了一句:“我依旧还是那个样。”


  

  写完她又觉得这话有点幼稚,“唰唰”两下子把这句给涂黑了。

  

  俞川的字是她之前特意练的瘦金体。

  

  瘦金体是书法史上极具个性的一种书体,因其与晋楷唐楷等传统书体区别较大,个性极为强烈,故可称作是书法史上的一个独创。

  

  这种字体运笔灵动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其大字尤可见风姿绰约处。因其笔画相对瘦硬,故笔法外露,可明显见到运转提顿等运笔痕迹,是一种风格相当独特的字体。

  

  独特。

  

  和俞川这个人一样。

  

  汲言跟着李巍进了八班,踏进班级的那一瞬间,整个班都显得很激动,碍于后面那位校霸在睡觉,没人敢乱喊。

  

  汲言看了看四周,就第四组最后一排有个空位,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坐到了自己位子上。

  

  “同学们好,我是咱们班的班主任,李巍,巍峨的巍,以后呢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下去……”

  

  听着李巍的自我介绍,同学们都心不在焉的鼓起了掌,时不时想往后瞄一眼,看看那位学霸级别的人物。

  

  俞川这会儿睡熟了,旁边来了人都没知觉,反正没吵到她,俞川的脸埋在自己臂弯里,看着倒没了刚才那股一人镇压全场的气势。

  

  汲言不喜欢主动与别人聊天,平时话少得可怜,见俞川睡觉,也省了麻烦。

  

  但台上的李巍明显不乐意看到俞川睡觉,对着那边喊:“第四组最后一排那位女同学!你站起来!”

  

  众人的目光纷纷转向了后面,不是为了看不良少女,而是为了看学神。

  

  就算他们班再不喜欢学习,看着高冷学霸的那张脸也很下饭啊。

  

  俞川没反应。

  

  汲言也没什么反应,直到李巍眼神示意让他提醒一下,汲言这才冷声开口:“起来。”

  

  俞川睡觉雷打不动,更别说汲言这么敷衍的一句话了。

  

  无奈之下,李巍只好亲自上场,手上拿着书略带几分力道的敲了两下俞川的桌子,俞川被吵醒了。

  

  少女抬起头,汲言这才看清她的脸,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盯着李巍,睫毛很长,眉头轻轻往上一挑,带着几分野劲儿和戾气,看眼前的人应该是老师才没发脾气,收敛了点,淡淡问:“什么事儿?”

  

  这语气,像是大哥在和小弟问话。

  

  前面的同学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李巍看着她,沉着嗓音道:“开学第一天第一节课你就睡觉,像什么样?”

  

  俞川认错态度挺积极的,自觉的站了起来:“哦……不好意思老师,我昨晚没休息好。”

  

  李巍愣了愣。

  

  他是有听过这个同学的,名字叫俞川,典型的不良少女,原本以为他不会对这样的学生有好感,但现在这么看好像也没有多不听话。

  

  “知道错了就好,你坐下吧。”李巍心中憋着的那口气就这么因为俞川一句话而烟消云散了。

  

  俞川也不客气,直接坐下了。

  

  其他同学这么看着,心里都觉得眼前的不良少女好像与传闻中的不太一样。

  

  传闻她不穿校服,抽烟喝酒打架,但同学们想起刚进来的俞川,校服穿了,身上也没什么烟酒味儿,虽然耳朵里塞着白色耳机,可看着就像是个三好学生。

  

  这么一想,同学们突然对俞川那种紧张害怕的感觉消散了不少。

  

  李巍喊了大半个班的男生去领书,其他人就闲多了,俞川没了睡意后左手撑着脑袋在黑色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一节课过去,汲言和俞川虽然已经知道了彼此的姓名,却都没有向对方说过一句话。

  

  俞川发到了新的课本后,随手看了几眼语文书,然后又合上,从书包里拿起手机放在抽屉里玩。

  

  有人给她发了微信。

  

  唐听:“川姐,听说你在八班啊,看到那位大名鼎鼎的学霸了吗?”

  

  俞川敲了几个字:“有事儿吗?”

  

  唐听:“有啊,上次你参加的那个什么书法比赛,得了一等奖?!那个活动方给我爸打来电话,说想邀请你来下周的书画展。”

  

  俞川想起来了。

  

  之前唐听给了她一张“书法Z国”全民书法大赛的征稿启事,其中最优秀的作品将会面向大众进行公开展览,并由人民美术出版社结集出版。

  

  她觉得有点意思,就随手写了一篇李白的古诗交了过去,没想到还能拿奖。

  

  唐听他爸是位书法老师,在平水市也算是小有名气,他开了家书法培训室叫“兰亭雅室”,小时候俞川脾气太差,她妈为了让她修养心性,就送她去练书法。

  

  本来不指望俞川能练出个什么来,但俞川对书法还真有点兴趣和天赋,这一练就是三年,脾气没改多少,但这书法练得倒是越来越好了。唐听他爸经常在唐听面前夸赞俞川,于是唐听后面就和俞川渐渐熟了起来。

  

  俞川犹豫了一下,没答应:“不去。”

  

  唐听急了:“只是去看看书画展而已,俞姨会答应吧?”

  

  书画展需要门票,既然是活动方邀请,那票费肯定就免了,但是……

  

  俞川没回。

  

  汲言余光扫到了旁边偷偷玩手机的俞川,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喊:“老师叫你。”

  

  俞川听见汲言的声音愣了一瞬,抬起头后正好对上英语老师想吃人的目光。

  

  英语老师在上面喊:“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俞川。”

  

  汲言微微侧过脸,瞥了自己同桌一眼。

  

  英语老师一听是那个不良少女,道:“在抽屉下面搞什么小动作,站起来!”

  

  “……”

  

  俞川没说话,站了起来。

  

  前桌的同学缩了缩身子,他感觉背后凉凉的,后面的校霸好像心情不是很好。

  

  英语老师也不太了解她,不好开学一开学就批评人,没再理俞川,继续讲课了。

  

  下课后,很多别的班级同学都凑来八班走廊,隔着窗痛心地欣赏着第四组最后一排那位学霸的侧颜。

  

  汲言本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心态隔绝了外界所有干扰,手里拿着支笔刷刷地写练习册。

发布于 2022-09-24 16:12:50
收藏
分享
海报
30
上一篇:有没有在ktv办过事的_夜场水磨和干磨的区别 下一篇:感受到了做女人的快乐_人家还想要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