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免费阅读_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作文

  一早,他摇摇身边睡死的人,「起床了花痴。」

  

  「嗯……。」嗯什麽嗯,还继续睡啊。

  

  他把她身上的棉被掀开,她跳了起来把棉被抢回去,「还我……,很冷……。」

  

  「你再不起床我不理你了,你自己搭车喔。」韩冬宇皱眉对她说,她才肯勉勉强强的爬起床,走到厕所去刷牙洗脸。

  

  爬上韩冬宇的机车,双手环着他的腰无力的爬在他背上。

  

  「你不要睡着掉下去喔。」韩冬宇提醒道,然後发动机车骑往学校。

  

  一到学校以後,小沫软趴趴走着,突然有人走到她面前向她打了个招呼,「学妹,早安啊。」

  

  小沫抬头看他一眼,笑了笑,举起手,「学长早安~」

  

  「吃早餐了吗?」他问。

  

  小沫摇摇头,他又说,「要记得吃喔。」他低头看了一下表,「我先去上课了。」

  

  小沫点点头,跟他道别才继续往自己的教室走,随即又变得无JiNg打采,韩冬宇微微瞥她一眼,酸酸的开口:「请你吃蛋糕那个学长?」

  

  小沫点点头,没再多表示什麽,发现韩冬宇越走越快,不知道他怎麽了,可能是上课快迟到了吧,她跟着他一起走进教室,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呀看的,就是看不出他到底怎麽了。

  

  「学长学长,你怎麽了?」她撑着下巴看着他,软绵绵的说。

  

  韩冬宇觉得有些暖暖的,摇摇头。

  

  「怎麽了,告诉我啊!」小沫又继续追问,一点也不善罢甘休。

  

  「没有,要上课了。」韩冬宇转移了个话题,他不是没发现整节课她都望着他看,也不是真的不想理她,但就是看小沫对其他人这麽好,心里不是滋味,说出口又觉得别扭。

  

  下课後小沫心想他既然不想讲,那就等他心情好点再问好了,於是整天两人都没有对话,但她无时无刻都把视线放在他身上。

  

  放学的小沫默默的一个人走到公车站等车。

  

  之所以没有给韩冬宇载的原因,是因为她认为他似乎在躲她,自知之明,乾脆自己去搭车。

  

  两脚晃呀晃,突然听见在一旁传来有些疑惑有些惊讶的呼唤,「沫音?」

  

  她抬头,果然是程文风,「文风。」尴尬的笑了笑又挥了挥手,她实在不晓得该接什麽话,於是程文风率先开口了。

  

  「你……最近还好吗?」他轻声问,还是依然很温柔,可是,对小沫来说已经变得陌生。

  

  「很好啊哈哈,那你呢?」她反问。

  

  「嗯。」程文风低头,神情有些愧疚,「对不起。」

  

  「嗯?」小沫其实十之知道他在指什麽事,但是没必要立刻戳破让两个人都尴尬。

  

  「那年。」他也说的很简短,彷佛早就晓得她明了。

  

  她歪头笑笑摇头,「没事。」

  

  「你跟……」这句话还未完毕,突然有辆车停在他们两面前,「黎沫音,上车。」

  

  「学长?」小沫惊讶的看了看韩冬宇,他催促:「上来。」

  

  她转头看了程文风几眼,他笑笑摆摆手,「沫音,再见。」

  

  小沫对他摆了个灿烂的笑容,举起手挥了挥,「再……」还没说完,她的头被两只手给抓着面对韩冬宇,他皱眉帮她戴上了安全帽,小沫有些疑惑,但就任由他这奇怪的举动,结束後她爬上车,又再次对程文风挥手,接着韩冬宇就把车子以光速骑走了。

  

  其实,程文风刚才是想问她是不是跟韩冬宇在一起了,但是看情况也不用问了,就是他想的那样。

  

  他笑笑,会凑在一起的,终究会在一起。

  

  小沫微微抓着韩冬宇的衣角,觉得今天的车速好像有点快,没明确的说出口,但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

  

  他减缓,「你在g嘛?」

  

  「呃,」小沫愣了下,「因为你好像很生气,所以看这样可不可以b较好。」

  

  一听这话,韩冬宇马上就恢复了平常的速度,「笨。」

  

  「我又笨了?」小沫呆呆的,怎麽莫名其妙也被说笨呢。

  

  韩冬宇笑了笑,反倒是没回答,弄得小沫困惑了好久。

  

  回到家小沫还是处在自己被骂笨的疑惑当中,洗完澡披着头发默默的坐在床上想了很久,想破了头就是不知道她又做了什麽愚蠢的事。

  

  韩冬宇坐在床上看着电视,看着看着就听到蹦蹦蹦的脚步声,过没多久,花痴打开门扑上了他的床。

  

  「回去。」他冷冷的看她一眼,皱眉说。

  

  她摇摇头,马上躺平在床上,连被子都盖得好好的。

  

  韩冬宇叹口气,转头看她一眼,「你这样每天跑来我家睡觉,你的床很伤心。」

  

  「可是你的床比较好睡。」小沫呆呆的笑笑,不说,其实是因为有他才好睡。


  

  「花痴,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生。」他一手撑在她身旁,无奈的问她。

  

  小沫困惑的歪了歪头,「我知道你是一个正常的男生啊,因为我喜欢的是男生。」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他现在是没对她做什麽,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麽男人本能驱使他做什麽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啊啊啊啊啊。

  

  看他一脸狰狞,小沫摸摸他额头,「你不舒服?」

  

  「没有。」他无言的摇摇头,「睡觉吧。」韩冬宇关掉电视和电灯,默默躺到小沫身边。

  

  「棉被盖好。」他帮她将被子拉到x口,「天气这麽冷还不盖棉被,发烧又把你头脑再烧坏一次怎麽办?」

  

  「什麽啦,我头脑很正常啊。」小沫踢了一下韩冬宇的脚,他低声笑了几声。

  

  「学长学长,你今天是在吃醋对不对。」她刚才想很久,终於想通了!

  

  「我哪有。」他毫不思索用秒速回答。

  

  「就是在吃醋!学长,你的醋已经有一个游泳池这麽多了!」她哈哈大笑,虽然取笑他蛮好玩的,但是其实自己心里也甜得可以。

  

  「再说,就给我回去睡。」韩冬宇冷冰冰的语调,让小沫抖了抖。

  

  「不说了不说了,我知道你是因为太Ai我了~~」她一转身就抱住他的腰。

  

  「走开。」她想把他从身上剥离,但是就像口香糖黏到头发似的,怎麽剥也剥不开,黏得有够牢固,最後他只能放弃。

  

  「花痴。」他唤。

  

  「嗯?」小沫抬头看他。

  

  「你妈都不担心你每天晚上来这里?」这的确蛮需要担心的,自己的nV儿如果被怎麽样了怎麽办阿。

  

  「不会,而且她好像蛮喜欢我来这里的。」小沫又把头埋回他的x口。

  

  韩冬宇这下都傻眼了,难怪这花痴会一直跑来!

  

  「好吧。」他搂搂她的肩,「睡觉。」

  

  「可是现在才九点,我睡不着。」她声音闷闷的。

  

  「快睡,每天都爬不起来。」他斥责的说。

  

  「好嘛……。」虽然无奈,但也只能乖乖睡觉了。

  

  虽然九点她真的一点睡意也没有。

  

  但是只要躺在他的怀里她就安心,一安心就慢慢的睡着了。

  

  听她均匀的呼x1声,看来是睡了,「不是说睡不着。」

  

  无奈自己就是捡到这花痴了,没办法,不然如果放出去伤害到别人怎麽办。

  

  只好委屈一点照顾她罗。

  

  那天,小沫在华歌尔逛了许久,她觉得自己内衣好像有点太小了,被勒得有些喘不过气。

  

  也可能是早上起床的时候,自家学长的话让她产生的心理作用吧。

  

  早上她一醒来,韩冬宇手就放在她两座小丘陵上,她不满地拍掉他的手想继续睡,但他却迷迷蒙蒙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好像变大了……。」

  

  後来小沫也觉得自己被内衣绑得有点痛,决定去买几件新的。

  

  她挑了几件自己觉得好看的,拿到柜台去要结帐,柜台小姐看了一下Size直说,「妹妹你只有A吗?」

  

  小沫无奈地点头,店员瞄了眼,拿起布尺走到小沫身边,「应该不介意我量一下吧?」

  

  小沫摇摇头,把手举了起来,店员量完上x围及下x围以後,立马换了个尺寸给她:「你去试穿看看。」

  

  她走到更衣间看了一下尺寸,是B捏!

  

  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她一颗心七上八下,把那件名为B罩杯的内衣给穿上,发现居然意外合身!

  

  店员在外头问她好了没,她说好了,店员看了一眼,点点头,就让小沫换下来结帐。

  

  那天回家的路上,小沫那是一个极度欢悦。

  

  晚上洗完澡,她头发湿答答地坐在床上看电视,韩冬宇无聊坐在她後方帮她吹头,就看她衣服有些不整,帮她调了一下,意外发现她穿着黑sE蕾丝的内衣。

  

  没马上提出他的疑问,直到他把那嗡嗡作响的吹风机关闭,才开口问:「新的内衣吗?」

  

  小沫点点头,不以为然。

  

  看她这种敷衍的态度,韩冬宇翻身把她压制在身下。

  

  「干嘛啦?」她有点生气,她在看多啦A梦剧场版看得正愉快,自家男友就不晓得发什麽神经。

  

  「谁买给你的?」韩冬宇皱眉,也不晓得发什麽脾气,小沫看他这样是挺可Ai的,r0ur0u他的眉头,要讲不讲地说:「就内衣嘛,谁买的有差吗?」

  

  韩冬宇一听更是不爽,「不准穿。」

  

  「干嘛不穿,不穿我要穿什麽?」小沫反问。

  

  「都不要穿,反正我又不是没看过!」他赌气的样子一直都像个小孩子一般,「我明天带你买新的去!」

  

  「学长,你真的很猥琐。」她把他推开,「这是我自己买的!」

  

  「真的?」他偷偷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再问了一次。

  

  「不然谁礼物送内衣?又不是你这种变态。」小沫随口回答。

  

  「什麽变态,要让你看看什麽叫变态吗?」韩冬宇不安好心地说。

  

  「话说学长,我今天买的时候,量出来的罩杯是B?。」小沫开心地分享了自己的身材,洋洋自得。

  

  「看不出来,摸摸看才知道。」韩冬宇再丢了一句下流的话。

  

  「……学长,你真的很烦。」小沫无奈,怎麽他就不能正常些?

  

  「哪会烦,我这是正常男生的反应。」说完这句话後,他很快的就把小沫吃乾抹净,关於过程,我们也不方便多说。

  

  只知道事後,学长说了句:「好像真的有比较大?」

  

  小沫无言,反问:「学长,我刚认识你有这麽猥琐吗?」

  

  「哪里猥琐?」

  

  「我问了废话,从你偷看我内K开始我就该想到有这天了。」

  

  然而过了约莫两个礼拜,小沫发现自己的黑sE蕾丝内衣松掉了,知道这是怎麽回事吗?

  

  那是因为她生理期过了,真是可喜可贺。

发布于 2022-09-24 16:12:39
收藏
分享
海报
33
上一篇:小东西好几天没弄你了若若视频_若若是在等我吗 下一篇:女生的小雏菊是什么意思_女人的小雏菊是什么样子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