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一晃一晃正好掩盖我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冲刺

  我的家乡在河南某县的一个村庄,村子人口不多,面积却很大。所以大家住的地方相隔较远,平时也很少有人串门。

  

  老丈人在三年前的一次车祸中身亡,捺下狐儿寡母。两年前的一次机会,我认识了我的老婆,她的纯朴深深地吸引了我,一年后,我们结婚了。我比她大整整八岁。而丈母娘只比我大她八岁。

  

  后来才听老婆说,她这个娘亲是后娘。她的亲娘早在她不懂事时得了什么不知名的病不治死了,在她十五岁那年父亲再婚的。虽说是个后娘,但是比亲娘还亲。后娘是远村嫁过来的,她原夫是个老实的农民,为了一件不好说的事让人给打死了。

  

  丈母娘平日对她很好,对我就更加不用说了。加上我就是这个村办小学的公办教师,村子中唯一个吃粮的,所以很受人羡慕。

  

  由于她家没有男人,我就名正言顺地住在她家,成为这家唯一的男性。我喜欢这儿,因为我知识分子的清高在这儿能得到敬重。

  

  这里有着纯朴的民风民俗,有着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也就是有这种思俗,才能使我现在的生活幸福无比。

  

  去年农忙后的季节,天气异常闷热。那天恰逢村庄传统的祭祀日,也是最重要的节日。一连五天家家户户都不串门,也不得耕作,只能在家诚心祭祀地神,期盼苍天继续保佑风调雨顺。

  

  这天,我们早早起床,因为这是我在她家过的第一个祭祀日,第一天的祭祀尤为重要,全家都得沐浴熏香,晚饭也准备得异常丰盛并且要连喝五天五谷酿造的白酒。当晚午夜之后方可行房。她们母女俩从清早起来就打扫房间准备酒饭,晚饭时我自然上座。

  

  全家开始吃饭了,她母女俩的酒量吓了我一跳,从未想过女人喝酒也那么厉害。而我自己一向不胜酒力,何况这种自家酿造的土酒,纯度极高酒兴暴烈,才几杯下肚就发觉头重脚轻。当晚由于我还有重任要办,也就不再劝酒,而她娘俩碰杯必干。

  

  以前祭祀之日,但凡这些家中没有男性的寡妇都由村中长者代为祷告。如今家中终于有了男人,而且受村民尊重的男人。丈母娘越想越高兴,频频地和女儿举杯。

  

  快至子夜时分,娘俩都已脚步轻浮,舌头发麻。而我更是头痛欲裂,只想找个地方倒头就睡。娘俩看时辰已到怕耽搁大事,一起将我搀扶起。我虽头昏脑胀,也不是那种喝两口酒就不知东西南北的人,就叫她俩放心去睡。于是母女俩分别摇摇晃晃着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此时的我,一口气将一碗浓茶一饮而尽,拿瓢水洗把脸清醒一下,这才跪在供台前学着老人们念念有词,祈祷上天继续赐福。

  

  简单的仪式完成后,肚内一阵翻滚,急忙挣扎着跑到院外呕吐。当晚的皎洁月光挂在天际,半夜的凉风袭来顿觉一阵舒爽。

  

  回到堂屋内关上门,就蹒跚着摸回房间。虽然躺在床上,但感觉身就似漂浮在空中一样十分难受,根本没有睡意。

  

  此时丈母娘大脑意识已基本恢复,但身体还是不太受自己指挥。一个农妇本来就没什么主意,现在居然被女婿。她心里肯定十分难过。总得想点什么办法阻止这种荒唐事吧。可恨自己的身体偏偏和思想背道而驰,竟然开始迎合!当把她的身体固定成跪姿时,自己似乎还在配合。

  

  想到这里难受得想哭,偏偏女婿的质量颇高,接近三年都没尝过滋味了,此时让自己几乎升天的居然是女婿。

  

  这些都是后来知道的。我只记得当时酒精随着体热逐渐散发,也越来越发现不对头:一方面,今天是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这恐怕不能用酒精助兴来解释。另一方面这可跟妻子不同,相当成熟。虽然不如妻子细腻,但手感极佳。

  

  此时我也猜到了七八分,只是月光只能照到眼前,看不清房间摆设。想到这,我反倒没有恐惧。

  

  当我知道胯是丈母娘时真的倒吸一口凉气:这算哪门子事呢?如何收场?怎么和母女俩解释?一连串问号涌现心头。不愧我脑子灵活反应快。心想,这荒唐事恐怕还是得暂时接着演,否则这么呆立着更糟。

  

  至于怎么收场再说吧。心里想着但也是片刻之间的事。

  

  丈母娘差点叫出声来,可实在没主意阻止,车子一晃一晃正好掩盖我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冲刺,正在心慌意乱的时候,心里想着:女婿是不是根本没发觉?一直还以为在干自己的老婆呢?


  

  第二天,丈母娘一看到我们夫妻就心慌意乱,也许是感到十分羞愧。我知道她悄悄地观察我。我当然要装做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此时她才稍微心安。

  

  但晚饭时却再也不敢喝多了,同时一直留意我会不会再像昨晚一样喝得乱性。而我肯定今晚也不敢喝多,看来昨晚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于是丈母娘一下安心下来,但又有点失望似的早早就回房安歇。

  

  经过一个白天没发生什么事之后,我也算一块石头落了地。晚上躺在床上始终浮现出昨晚的事。

  

  舞会后紧接着是酒会。妈妈今天特别高兴,喝了不少葡萄酒,连走路都有点摇摇晃晃的。回去的时候只好让我开车。

  

  车子到家,妈妈由于酒精的作用竟在车上睡着了,我连喊带摇都没有醒。于是,我只好抱起她从车里出来回房间。我长这么大,还没有抱过别人,当然也没有抱过妈妈。妈妈的身材比较高,但由于苗条,体重才52公斤,所以抱起来一点也不觉沉重。两腿下垂,臻首后仰,雪白的粉颈伸得很长,一条胳膊也向下垂着。

  

  上楼后,我把妈妈放在床上,睡到床上,我的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天是星期天,妈妈睡到十点钟才起床。

  

  我看到她从房间出来,便叫:「妈妈早上好!」

  

  「儿子早上好!」妈妈回答我,然后笑着说:「昨天喝得太多了,我连怎么回家的都不记得了!志志,是你扶我回来的吗?」

  

  「妈妈喝得酩酊大醉,在车上睡得好香。我开车到家后,使劲叫、大力摇你没有醒来。是我把妈妈抱回房间的。」

  

  「哇!让儿子抱回来,真不好意思!我的身子那么重,你抱得动我吗?」妈妈揽着我的腰亲切地说。

  

  「一点不重,我轻而易举就抱起来了。不信你看!」说着,我一把将妈妈抱起,在屋子里边走边旋转。

  

  「啊!快放下我,我的头都被你转晕了!」妈妈边叫边挣扎。

  

  我轻轻放下妈妈。她两手环着我的腰,把脸贴在我的胸前,娇喘着说:「我的儿子长大了,这么有劲呀!」

  

  「妈妈,你好美呀!」我喜形于色地说。

  

  「怎么?」妈妈仰起头,不解地看着我。

  

  「我看见了呀!好美哟!」我有些得意忘形地说。

  

  「你什么时候看到的?」妈妈的俏脸微红。

  

  「平时妈妈穿得很保守,当然看不清你。昨天晚上,妈妈喝得太多。我把你抱回房间后,啊,简直美极了!」

  

  「啊!原来我的衣服是你脱的!我还以为是自己脱的呢,我好奇怪,平时我是不穿内衣睡觉的,只穿睡衣。后来我想大概是昨天喝多了,连怎么回家、怎么进房都不记得了,就睡着了!」

  

  「我不知道妈妈的习惯,下一次,我一定先为你穿上睡衣,再安排你睡下。」

  

  「志志,不许对妈妈这样做!」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娇嗔地说:「志志,千万不能对妈妈产生非份之想哟!妈妈就是妈妈,是不能当作普通女人看待的!」

  

  「可妈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嘛!难道你不知道自己长得很美吗?」

  

  「我当然知道!还用你说?」妈妈有些生气了。

  

  我走上前,拥着妈妈的腰,调皮地说:「请妈妈不要生气,我刚才说错了,其实,妈妈是个丑八怪!」

  

  妈妈「扑哧」一声笑了,伸手拍着我的脸颊说:「淘气包!」

  

  我继续抱着妈妈的蛮腰说:「妈妈,再让我们做一会儿情人好吗?」

  

  「不行!」妈妈娇斥道,同时两手推拒我的拥抱。

  

  「停下!大白天的,小心来人看见!」妈妈嚷着。

  

  「不会的,妈妈,大门锁着的,来人会按门铃的!」

发布于 2022-09-24 16:12:05
收藏
分享
海报
34
上一篇:辽阳电机线回收今日价格 下一篇:全国女生统一床上语录_刺激的虎狼之词秒硬秒湿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