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差成为全班的玩具_同学叫了好几个人来玩我作文

  遇到萧景瑟那一年,咕咕十二岁。

  

  那天天气很好,正是盛夏,她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悄悄地掉眼泪。原因是她抱着弟弟的时候,弟弟突然大哭,妈妈不由分说,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你怎么带弟弟的,刚到你怀里就哭”!

  

  “妈,我不知道,可能天气太闷了,弟弟热了吧……”,咕咕想为自己辩解,“别讲没用的,赶快滚一边去,弟弟都带不好,你还能干嘛”!妈妈很不耐烦。

  

  咕咕想,是不是天气太热了,妈妈和弟弟一样,心情烦躁了一点。

  

  她安慰着自己,默默地走出了家门,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内心敏感,弟弟刚刚出生一个月,就夺得了父母的全部宠爱,本来妈妈就嫌弃自己是个女孩儿,十来年之后,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弟弟,自然是怎么疼爱都不够。

  

  越想越难过,咕咕跑到从小到大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秘密基地”哭了起来。这是她五六岁的时候,妈妈第一次教她做饭,她不小心把油溅到胳膊上,妈妈不但没有安慰她还训了她一顿,她太难过跑出来无意中发现的地方,四周都是参天大树,角落里有一处不知名的花草自然攀爬形成的堡垒,个子娇小的人钻进去一般不会有人发现,就这样,咕咕每次难过不开心时都会来这里,时间久了,还在里面搭了一个座椅。

  

  正在大肆发泄自己的情绪时,一张折的很整齐的手帕递到自己面前。咕咕愣了,拿着手帕的手修长白皙,指甲修剪的很干净,不像自己的,指腹很粗糙。咕咕有点儿不好意思伸手了。不对,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秘密基地”只有自己知道,什么时候有人进来了都没发现。

  

  她抬起头,一张迎着阳光下带着灿烂笑意的脸正静静看着她。很多年以后,当咕咕回忆起这一幕,依然觉得那是自己一生中见到过最美好的画面。

  

  这是一张看着很舒服的脸,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影影绰绰,嘴角含着一丝笑意正看着自己,像是咕咕所看过为数不多电影里的男主角,而且是最好看的那个,如同最热的天气里忽降的一场大雨,清新干净。

  

  但是很快她就发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儿?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还有谁知道”,她在害怕,感觉被别人发现了自己的小秘密。

  

  “你问这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你呢?小姑娘”,他开口,声音像是盛夏里的一泓清泉,爽朗清澈。不待咕咕回答,他又说:“我只是恰巧路过这,听到有声音,进来看看而已,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个地方,里面还有一只小花猫”。

  

  咕咕脸一红:“你到底是谁,不准把我在这的事情说出去”!

  

  萧景瑟看着小姑娘稚嫩的脸上认真的神色,不由得笑了:“放心吧,我可不是什么多嘴的人,快把你的眼泪擦一擦吧,小花猫”。说着,把手帕塞到咕咕手里,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可以陪我聊聊天吗”?咕咕突然脱口而出,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突然想有个人陪陪自己,也许是因为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发现了自己隐藏的小秘密。

  

  “你想聊什么,我不怎么会说话,但是我可以听”,他转过身,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叫咕咕,叽叽咕咕的咕咕”!猝不及防的自我介绍让咕咕自己都羞红脸。

  

  萧景瑟几不可闻的窃笑了一声,回头:“咕咕,有趣的名字,我记住了”。

  

  “那你的名字呢”?

  

  “萧景瑟,会写吗”?盛夏的阳光太耀眼,仿佛为他修长的身影打了一道金光,不由得,咕咕看痴了。

  

  “小花猫,怎么了?不会写也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突如其来的打趣让咕咕回过了神,一抹红晕悄悄的爬上了耳后,她低下头,在地上捡了一根树枝,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写下了“萧景瑟”三个大字,尔后抬起头问:“是这样写的,对吧”?

  

  萧景瑟看着地上稚嫩的笔迹,心里某处好像被击动了一下,很少有人把他的名字写对,不是写成“肖景瑟”就是“萧景色”。

  

  “对的,你怎么知道是这个几个字”?

  

  “就是感觉啊,我是不是很聪明”,小姑娘笑嘻嘻的抬起头,嘴角的小酒窝让她白净的脸庞更加稚气。

  

  “嗯,是很聪明,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还哭的那么伤心”。

  

  提到这个,咕咕刚扬起的笑脸又跌了下去,萧景瑟见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忙开口:“不想说就别说了,难过的话哭一场就好了”。

  

  咕咕脸上浮现出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哀伤,摇摇头:“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从何提起,你愿意听我讲讲吗”?

  

  萧景瑟突然直接盘腿坐在地上,“说吧,我会很认真的听”,这地上由于咕咕经常来,铺了一小块旧纸盒,倒也不脏。

  

  咕咕抱着双腿,眼神凝望远处,缓缓开口:“我觉得我的妈妈不爱我,甚至是一点儿也不喜欢我,从小她就很少对我笑,五岁第一次教我做饭,我被热油溅到了胳膊,她不安慰我,关心我,反而还打了我一巴掌,说我太笨了,为什么是个女孩子,我的胳膊上到现在还有疤痕”,她伸出手,手腕内侧有几点印记,虽然不深,但是跟周围白皙的皮肤对比,很是扎眼。

  

  萧景瑟看着小姑娘难过的侧脸,不知该怎么开口,突然很想抱抱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小可怜,倒是咕咕艰难的扯了一个笑容,比哭还难看,眼里已经慢慢凝结了水雾,“今天也是,我抱弟弟的时候他哭了,妈妈又打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弟弟才出生一个多月,妈妈所有的爱都给了他,我有时候好羡慕他啊,要是我是个男孩子,妈妈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了,以前我生病了,爸爸偶尔还会给我买药,现在也不管我了”,大滴大滴的泪珠从小姑娘的眼眶里掉了下来,咕咕再也忍不住了,埋头痛哭,哽咽道:“我不想哭了的,可忍不住,对不起,把你的心情也破坏了”。

  

  萧景瑟想抬起小姑娘的头,给她擦眼泪,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看着咕咕咬着嘴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拿起手帕,轻柔的替她擦干净泪珠,安慰道:“咕咕,也许只是爸爸妈妈表达的方式不对,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你要多往好处想,嗯”?

  

  “真的吗”?咕咕睁大眼睛,带着希望。

  

  “真的,我的……”,萧景瑟垂下眼眸,“要相信不管父母怎么样,他们一定是爱自己的”。

  

  “谢谢你,萧哥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咕咕怯怯的询问。

  

  “当然可以,我很喜欢这个称呼”,萧景瑟微笑,像是一道许久不见的阳光洒在了咕咕的心上。

  

  然后,这个下午,他们聊了很多,咕咕把这么多年不好,想四处走走,随便买了张车票,听人说这附近风景很好,就来看看,没想到遇到一只小花猫”。

  

  咕咕害羞的笑了,认真道:“那你被骗了,我们这都是老房子,什么都没有”。

  

  “我觉得风景很好,没有白来”,萧景瑟倒是毫不在意。

  

  直到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刻美好的时光:“咕咕,咕咕,死丫头,你又去哪了”!

  

  “糟糕”,咕咕内心嘀咕一声,看着萧景瑟抱歉道:“妈妈来找我了,我得回家了”。

  

  萧景瑟抬手看表,原来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他点头,含笑鼓励咕咕:“记得,要对自己有信心,我在a大等你,小姑娘”。

  

  咕咕重重的点头,坚定的回答:“我一定会考上的”!然后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走过去,只是途中又回头,希冀的问:“萧哥哥,你明天还可以来这里吗”?

  

  “好,我明天下午五点的车票,一点钟在这等你,跟你道别好不好”?

  

  “好,我走了,萧哥哥,再见”!

  

  “再见,咕咕”。

  

  萧景瑟看着咕咕瘦弱的肩膀,越来越远的身影,没有想到,再见已是多年以后。


  

  --------六年后

  

  “招娣妈,哎呀,你咋还在打麻将呢,你闺女考上了,考上了,录取通知书都寄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文翔妈真是有名的大嗓门。

  

  “啥考上了?哈哈,我糊了”!李美娟(女主妈)开心的大叫:“各位姐姐,掏钱哈”。其他几个阿姨撇撇嘴,不甘心的拿钱出来。

  

  “哎呀,你真是一点都不关心你闺女,你闺女在咱市以第一名被a大直接录取了!那可是全国最有名的大学啊!刚刚我正好遇到送录取通知书的老陈,他赶着去送其他快递了,让我带给招娣,招娣不是去给王老板的儿子做家教了吗,我就先来知会你一声,上次听镇长说,你闺女的分数离省里第一名只差了两分啊”!文翔妈开心的像是自己女儿考上了一样。

  

  “你说啥?我闺女考上a大了,那又怎样,我家哪有闲钱给她上大学啊,读到高中就不错了”!李美娟双眼倒吊,活像见了鬼一样。

  

  “不是吧,我说美娟,招娣可是市里第一名啊,这你都不给她上,不怕人家说闲话啊”?阿姨甲本就不高兴输了钱,这下可得使劲说道一下了。

  

  “就是就是”,阿姨乙忙接过话茬:“这要是不给招娣上,别说镇里人说三道四,就是咱市长也不同意啊,这可是市里第一名啊”。

  

  文翔妈在边上急得直跺脚:“美娟啊,你老公那么能干,前两天不还接了个大活,怎么就供不起招娣上学了”?

  

  “什么大活,我家原治国挣得钱只够糊口了,更何况皓然才六岁,马上要上小学了,指不定得花多少钱,哪还有什么闲钱”!李美娟嗓门突然提高个八度,好似别人要从她钱包里掏钱一样。

  

  “妈,家里来人了,镇长来了,快回家啊”!正当争辩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虎头虎脑,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冲了进来,正是原皓然,李美娟心尖尖上的小儿子。

  

  “肯定是镇长来你家恭喜你了,美娟,赶快回家招待去”!阿姨甲心中一乐,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平时这个李美娟就抠的不行,要不是三缺一,谁愿意和她一起打麻将啊,还总是糊牌,运气好的不得了,真是狗屎运!这次镇长一来,可得大出血了!

  

  “镇长来了又怎样,照样没钱,走,儿子,咱回家会会这群人,看看他们能把咱家拆了还是咋的”!李美娟拽着原皓然就往家赶,矮胖的身子一抖一抖,莫名有几分喜感。

  

  “不行,我得跟过去看看,真是作孽啊,这么好的闺女一点不心疼,要是搁我家,不知道要怎么稀罕”!文翔妈面色一紧,赶忙拔腿跟上去。

  

  “还真是奇了怪了,自己亲妈不管不问不心疼的,这领居倒是上心的不得了,不知道的人指不定以为文翔妈才是招娣的亲妈呢”。阿姨乙摇摇头,嘴里啧啧有声的叹道。

  

  “是的喔,这招娣妈也真是脑子不灵光,这都啥年代了,还这么重男轻女,招娣那孩子又勤快又懂事,学习又好,长的还水灵灵的,搁谁家父母不笑开花啊,偏偏摊上这么个妈”!阿姨丙也加入讨论队列,愤愤不平。

  

  “哎呀,我们也跟上看看去,走”!阿姨甲这么一说,其他两个麻将搭子赶紧应和:“对对对,看看去,镇长都来了,这李美娟还真能把人轰走啊”!说着,几人就连忙抬脚赶去凑个热闹。

  

  h市有五个县,二十多个镇,清源镇是其中最小的,以前的市状元从来都没有在这个镇出现过,这次一下出了个市里第一,离省状元只差了两分,还直接被a大录取了,可把镇长给高兴坏了,但是李美娟这个人太重男轻女是出了名的,就算市里奖了一笔钱,但是第一学府学费在那,大城市消费又高,她是不会轻易给闺女上大学的,所以就亲自劝说来了。

  

  “哎呦,这不是咱镇长吗,啥风把您给吹来了?也不提早跟咱打个招呼,好做做准备接待您”!要说这睁眼说瞎话没人比得上李美娟,虽然心里膈应的要死,明白这镇长到底是来干嘛的,面上却不显半分。

  

  镇长已经被围观群众挤在角落里,正发愁怎么把圆滚滚的身子挤出来,看到李美娟简直跟救星一样:“招娣妈,你可算回来了,你家招娣呢这回你家可是光宗耀祖了,她可是以市里第一名被a大直接录取,都上新闻了,搞不好过几天就有记者来采访你们了”!

  

  李美娟心里嗤笑一声,她才不稀罕啥记者采访,反正是打定了主意不让女儿上大学,好省点给小儿子上所好小学,成绩差成为全班的玩具。在她心里,给女儿上到高中就是为了在镇子里面上好看,过两年找个有钱人家,多收点聘礼,就算没白养了这闺女。思及此,她扫视周围一群看热闹的大爷大妈们,开口:“你看你们把镇长都挤成什么样子了,皓然,快去倒杯水,多放点你爸前两天带回来的好茶叶。哎呀,我家什么时候这么热闹过了,大爷大婶们啦,都散了吧”。

  

  群众们哪会轻易散了,大家都是来看好戏的,于是队伍全部由堂屋转移到了院子里,瞬间屋子空了出来,镇长得以解救,大口喘着粗气。

  

  “妈,茶来了”!原皓然端着个一次性杯子打断了两人心里的小九九。李美娟一看浮在表面的茶叶,不由得倒抽了半口气,这死孩子一点眼色都没,让他泡最好的茶叶还真就实打实的放了那么多!不过当着镇长的面,又是她最疼的小儿子,李美娟也不好说什么,让儿子先出去玩,同学叫了好几个人来玩我作文,迟点回来,再忙招呼镇长喝茶。

  

  镇长正热的不行,大热的天,堂屋也没个空调,只有一扇老旧的吊扇在头顶吱呀呀的转,听着那声音,感觉随时都会掉下来,不由得心里暗叹这李美娟真是太抠了!于是也不客气,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没想到这原皓然小小年纪倒也还细心,茶水正好,不烫,比他妈强多了。

  

  “招娣妈,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招娣上学的事儿,你明说,到底让不让你闺女上这大学”?镇长说起话来可是一点都不含糊,他知道,跟李美娟绕来绕去没用,就得直说。

  

  “镇长啊,我们家这条件你也看到了,这么热也没个空调,原治国又没啥大出息,马上皓然就要上小学了,哪有什么闲钱给招娣上大学啊,能让她读到高中已经是不容易了”!

  

  “李美娟,你能不能别在睁眼说瞎话了”!不等镇长回话,传来了一到中气十足的大嗓门,文翔妈来了。

  

  李美娟吓了一跳,斥道:“文翔妈,你想吓死个人啊!我家的事跟你有啥关系啊,不要多管闲事”!

  

  “今天我还就管了,我告诉你,李美娟,你要是不让招娣上大学,我跟你没完”!文翔妈也不是好惹的,嗓门一吼,倒真是有几分震慑力。

  

  “是啊是啊,招娣妈,今天大家伙可都在这,你倒是讲出个天大的理由来,可别再扯你家没钱这些鬼话了,别人不知道,我可是很清楚,除了招娣,你们夫妻俩和皓然的房间可都是有空调的,还是我家老季帮忙安的,安装费到现在还没算清呢”。紧随其后赶来的阿姨甲不甘示弱,愣是把李美娟透了个底。

  

  围观的群众也都是邻里邻居的,都清楚李美娟的为人,不由得都为招娣打抱不平:“是啊是啊,美娟,你平时对招娣不上心就算了,这上大学可是件大事,你闺女没考上也就算了,可她还偏偏这么争气,愣是登上市状元,你要是不给她去,可太说不过去了吧”。

  

  李美娟这下慌了,她没想到大家伙竟然都这么向着自己的闺女,要是一两个人还能跟她们争辩争辩,骂他们多管闲事,可现如今镇长也在这,她总不能一扫帚全给轰出去吧。

  

  “妈,我回来了,咦,怎么这么多人啊,镇长和袁婶(文翔妈)也在啊”,正在大家众志成城,齐心逼李美娟给个说法的时候,传来一道清丽的女声,顺着声音看向来人,齐肩的头发在脑后松松的扎了个马尾辫,露出饱满圆润的额头,大概是天气太热,上面冒出了细汗,天生的弯眉浓一分则重,淡一分则无味,巴掌大的小脸嵌了一对水汪汪的杏眼,小巧挺直的鼻梁下一张樱桃似的小嘴儿微微抿着,脸颊旁还有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皮肤上短短的绒毛更是为主人添了几分稚嫩可爱,一身洗的发白的旧衬衫和旧短裤硬生生被被这张脸拉上来几个档次,这是原招娣回来了。

  

  李美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女儿出现的这么及时,打破了她一句话都憋不出来的局面。

  

  可还没等她张嘴,文翔妈就抢先开口:“招娣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我们大家伙正在为你讨说法呢,你妈舍不得拿钱让你上大学,你直接被a大录取了知道吗?录取通知书就在这”!

  

  看着文翔妈手上鲜红的录取通知书,咕咕努努嘴,纤长的睫毛低垂,在眼睑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小声答:“我知道的,分数线出来的时候a大就联系过我了,说我不用填志愿,直接被录取”。

  

  “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死丫头,你还敢瞒着我”!李美娟火冒三丈,咕咕分数线出来的时候她知道,是不是市里第一名她一点也不在乎,那时候她就警告过她,家里没钱给她上大学,没想到这录取通知单竟然直接寄来了。

  

  “好了好了,李美娟,这事只能怪你自己,要不是你这个当妈的太偏心,这么高兴的事招娣能不告诉你吗?招娣啊,你别怕你妈,我们都在这,你说,你是不是很想去上这个大学”?镇长发话,李美娟只能悄悄的瞪了一眼咕咕,警告她不要乱讲话。

  

  没想到平时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女儿此刻出人意料的勇敢,大声的说:“我要去,我要去a大,我要去a市”,不等李美娟发作,她看着这个十八年来对自己还不如文翔妈妈的亲生母亲,坚定的一字一句的说:“妈,大学四年的学费市里承担,生活费我可以平时兼职赚钱,学校还有奖学金可以争取,这个暑假我还可以去打工,你不用给我一分钱,放心吧,我不会是你的负担”。

发布于 2022-09-24 16:11:57
收藏
分享
海报
28
上一篇: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_破了英语课代表的那层膜 下一篇:你男朋友是怎么玩你的_被对象搞的时候都会说什么话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