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_破了英语课代表的那层膜

    李快来笑道:“我与你爸妈聊过了,他们说得也有道理。他们就只有你一个女儿,如果读音乐的话,他们非常担心。要不这样,你一边学音乐,一边努力学文化科,怎么样?”


    “唉,现在只能是这样了。”韦秀琴无奈地说道。


    李快来看了看时间,故意道:“快要上晚自修了,你赶快回教室准备一下。”


    “好的,李老师,再见,我有空再来啊。”韦秀琴依依不舍地跟李快来道别。


    没过多久,隔壁的门响了一下,宋晓芳走进李快来的房间。


    “宋老师,要你亲自给我送电脑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啊。”


    李快来看到宋晓芳怀里的手提电脑,高兴地说道。


    宋晓芳把手提电脑放在桌上,提醒道:“李快来,你与女学生交往要注意影响。”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分寸。”李快来笑道,“你晚上不用电脑吗?”


    “我……”宋晓芳的脸色微变。


    自己好心想给他一个提醒,但又找不到借口过来,所以才抱着手提电脑过来。


    可没想到李快来不识好人心,还故意问她晚上居然不用电脑了。


    “我一时间忘记了,晚上我还要用电脑的。”宋晓芳冷哼一声,又抱着手提电脑回房间了。


    我去……李快来有点想骂人了,要玩人也不是这样玩的啊。


    李快来感觉到两个肩膀隐隐作疼,站了起来,晃动着胳膊。


    外人看着教师这个职业轻松,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教师的工作是早干到晚,试问哪个职业是这样干活的?


    他们只是看到教师一周的十几节课,并没有看到教师在上课前的备课,上完课之后的批改作业。


    还有学生的心理、纪律等教育的工作,也不是一般人能看到。


    有不少教师工作时间久了,颈椎病、腰椎病、咽喉炎等随之而生。


    李快来走到门外,外面黑乎乎的,路灯悬挂在电线杆上,昏暗的灯光并没有让黑夜亮堂。


    李快来深吸了一口气,把房间的灯关了,往教室走去。


    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地改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作业,就算他再年轻,也是吃不消,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那些年纪大的老师,工作量跟他差不多,肯定会累得更呛。


    现在老师面对着三层的压力,一是自己教学工作的压力;


    二是对学生纪律管教的压力,时间在展,网络也在展,现在的学生与以前不一样了,教育方法也要与时俱进。


    如果不紧跟时势,不了解现在学生的心理,教育起来真是事倍功半。


    三是来自学校的压力。


    如果不能把学生的成绩和纪律搞好,学校领导问你怎么了?


    成绩差,纪律不好,你的教学教育是不是有问题?


    所以,很多老师的身体和心理都是处在亚健康状态。


    但没有人会说为老师减压,没有说要疏导老师的心理……


    到了初二(4)班的教室,李快来透过窗户看着里面。


    班里的纪律大体上还是可以,除了马志峰。


    马志峰的凳子似乎有着铁钉,他一会扭左,一会扭右,一会看东,一会看西,反正就是坐不定。


    马志东在写着作业,不过看他不时地看右边的本子,估计是在抄作业,而不是做作业。


    为了让大家有事情干,李快来规定所有的学生都要做作业,他亲自去找科任老师落实这个情况。


    不管是语文、数学、英语、物理,还是地理、生物、历史、政治,所有的作业都要做。


    就算有一些同学不会做,让他们抄也好过在教室里闲坐,浪费时间。


    且他们没有事情干了,思想就会容易出小差,动作就会影响别人学习犯错了。


    科任老师见李快来配合他们收作业,当然是很乐意。


    因为老师也有批改作业的任务,一般要达到9o%以上,最好是1oo%学生缴交作业。


    但乡镇学校的学生一般是不大爱学习,成绩差的干脆不做作业。像生物、地理这种的,更不会做。


    他们一般能收到六七成作业,算是阿弥陀佛了。


    现在如果谁没有交作业,李快来从科代表那里得到第一手消息后,就会来教室催。


    你不写是吧?那好,你今天不要回家了,我会给你家长打电话送饭过来的。



    李快来这一招很管用,连马志峰都乖乖地交作业了。


    当然,像马志峰他们的作业做得不好,现在这个阶段就不强求质量,先保证数量再说。


    马志峰的眼尖,很快就现李快来进来,立即坐得端端正正。


    如果刚才不是李快来看到他搞小动作,还真是相信他的表演了。


    “志峰,你今天的作业做完了吗?”李快来问道。


    “我快做完了。”马志峰想也没有想便回答了。


    “那你拿给我看一下。”李快来才不会相信马志峰的鬼话。


    马志峰愣了一下,自言自语地道:“我的作业本去哪里了?”


    “峰哥,在这呢。”旁边的马志东把正在抄写的作业本递给他。


    “我……”马志峰无言了。


    李快来一看,低着声音骂道:“马志峰,你居然叫志东帮你抄作业?”


    “李老师,我的手不舒服,又不能迟交,所以我让志东先帮我抄一抄,下次我帮他抄回来。”


    马志峰现在恨不得把马志东按在地上毒打一顿了。


    你说班主任就站在旁边,你把正在抄写的作业放到我的面前,说是我的作业,这不是讨骂吗?


    “哼,行了,你不要弄这种伎俩,我还不知道你吗?你现在给我抄……不,是做作业。另外,下周的小作,你不要忘了写。”李快来生气地说道。


    马志峰拍着胸膛道:“李老师,你放心,就算我不抄其他科的作业,语文科的,我也一定抄。”


    “那作文,你也是抄的?”李快来疑惑地问道。


    “不,不,作文哪能抄得了,你也看过了,我的作文与班里的同学不一样呢?”马志峰拼命地摇着头。


    李快来见马志峰拿出笔来抄作业,这才往讲台走去。


    今晚是英语老师胡彩霞坐班,她正在讲台上批改作业,破了英语课代表的那层膜。


    胡彩霞今年28岁,结婚有一年多了。


    齐肩的黑,身体有点丰腴,脸上有几分秀气,在街上会被别人叫美女的那种。


    李快来的眼神又是一扫,看到坐在中间第一排的彭安深。


    他低头在做着作业,似乎四周生的事情与他无关似的。


    彭安深还是内向啊……李快来在心里暗道。


    胡彩霞见李快来走过来,放下手中的红笔,站起来小声道:“李老师,我们出去说话。”


    李快来点点头,跟在胡彩霞的后面。


    中等身材的她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尽显成熟女人的曲线。


    胡彩霞到了走廊外面,回过头,笑盈盈地看着李快来。


    这个新来的男老师长得很帅,就算她已经结婚,可看着他也觉得养眼。


    “你要说一下你们班的马志峰,这个班就他的纪律差了。”


    胡彩霞有点生气,身前挺了挺,弦线往外扩张,让李快来的眼神也晃了晃。


    胡彩霞这种成熟身段不是宋晓芳所能比的,只有过来男人才能懂。


    “我会说他的。”李快来微微点头。


    “其实这个学期,你们班在你的管理下,不管是学习还是纪律都有所好转,我的课也好上了。”胡彩霞感激地说道。


    她是想管好这个初二(4)班的,但马志峰他们不听管。


    在李快来的帮助下,那些调皮鬼不敢在上课时太乱来,作业也交齐了。


    虽然是抄的,或者是作业做得不好,但相对以前没有做作业,是有进步。


    “胡老师,我们一起努力教好这个班。”李快来笑道。


    “嗯,我们一起努力。”


    胡彩霞点点头,“另外我现陈雪玲兼任几个科的科代表,也是辛苦,我想找一个同学带读英语。”


    中学有早读和晚读,分别读语文、数学和英语这三科。


    语文和数学还容易找人带读,但英语就要找英语科学得好的同学才行。


    李快来心里一动,问道:“彭安深可以吗?”


    “他?”胡彩霞愣了一下,“英语成绩是没有问题,但他很内向,胆子小。”


    “我就是见他的胆子小,所以才想让他锻炼一下。”李快来笑道。


    “如果他愿意的话,我是没问题。陈雪玲花在班里的时间很多,我怕耽误她的学习。如果还有两三个同学帮她分担一下,这是好事。”胡彩霞点头道。


    李快来道:“那我就安排吧,让彭安深与陈雪玲一起负责语文和英语。”


    数学老师不大管班,科代表也是让李快来自己找。


    李快来把彭安深叫了出来,他出来后,就站在他们两人面前,一声不吭。


    “安深,刚才英语老师与我商量了一下,想让你带读英语,行吗?”李快来问道。


    “我,我不行。”彭安深胆怯地摇头。


    本来不大想让彭安深尝试的胡彩霞见彭安深胆怯,又忍不住说道:“彭安深,你都没有试过,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


    “对啊,你的成绩很好,就是你有时胆子小。你初二了,以后还要出到社会,还是胆子小可不行。”李快来故意说道。


    彭安深的英语很好,也是因为这样,以后他的计算机才学得好。


    李快来想让彭安深改变一下性格,变成一个性格阳光的男孩。


    “李老师,我真的不好。”彭安深有点急了。


    他也知道李快来是真心对他好的,像上次马志峰问他要钱的事情,就帮他解决了。


    现在学校里没有人再欺负他,这都是李快来的功劳,他打心里感激。


    “这样吧,你先试一下,如果不行,再换陈雪玲,行吗?”李快来问道。


    彭安深还在犹豫着,不吭声。


    李快来瞥了胡彩霞一眼,然后道:“安深,你就当帮一下我和胡老师嘛。雪玲一个人顾几个科,她非常辛苦,也跟我们提出来,要找其他同学帮她了。”


    “那,那好吧。”彭安深咬咬牙,微微点头。


    李快来见彭安深同意了,高兴地叫他进去,再叫陈雪玲出来。


    陈雪玲听说找了一个同学帮她,当然高兴。


    因为她经常在家里干农活,在家里做作业的时间不多,经常在学校做。


    而在学校又要管班里学习的事情,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李快来让陈雪玲回教室学习,他转身走下楼去。


    马志峰见李快来走了,站起来走到讲台,小声地对胡彩霞道:“胡老师,我肚子疼,想上厕所。”


    “你去吧。”胡彩霞头也没有抬,继续改着自己的作业。


    反正第二节自修课也上了一半,还过十几二十分钟就下课了。


    马志峰下了楼,往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但当他走过教学楼后,并没有往左拐向厕所那边,而是继续往前走。


    前面就是停放学生自行车点的位置。


    李快来正在一楼的树下打电话,所以并没有被马志峰看到。


    他刚挂手机,就看到马志峰往自行车停放点走去。


    “马志峰要干什么?难道想早退?”


    李快来奇怪了,“但这个点学校是关校门,学生出不去的。”


    李快来把手机放进裤袋里,往马志峰那边走去。他也不叫喊,就是想看马志峰要干什么。


    就在李快来走过去时,吴大鹏刚从二楼的政教处走出来。


    当他看到李快来在楼下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由暗自奇怪:李快来往那边去,想干什么?


    于是,吴大鹏也悄悄地走下去。如果现李快来有什么不轨,他就不客气了。


    对于李快来,吴大鹏打心里恨的。


    对方不但长得帅气,又住在宋晓芳的隔壁,让他羡慕得不得了。


    马志峰并没有在自行车停放点停留,而是继续往前面走。


    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围墙,围墙外面就是隔壁村庄的田地。


    只见马志峰轻车熟路地一个箭步冲上去,踩着一辆自行车的椅子,整个人弹跳上去。


    马志峰双手一伸,就按在围墙上面,用力一撑,他坐在围墙上面了。


    李快来明白了,马志峰是想爬墙出校门。


    他也太胡闹了,外面是田地,又黑得要命,如果被蛇什么的咬到,他还要不要命?


    “马志峰,你快下来。”李快来气愤地叫了一声。


    正想跳下去的马志峰愣了一下,李快来不是走了吗?怎么会跟着过来这里?


    “李快来,你要偷自行车吗?”后面传来吴大鹏的怒叫。

发布于 2022-09-24 16:10:19
收藏
分享
海报
26
上一篇:每天男生会拉我到没人的地方_同学把我带回家做那个作文500字 下一篇:女生说吃蘑菇什么意思_女生给你说炖蘑菇是什么意思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