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_做错作业就顶你一下

  九月刚刚开始,头顶上晴空万里,许多朝气蓬勃的少年有说有笑地走进不同的校门。天气是锦川少有的热辣。

  

  秦萱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了大半的人了。她随意找了个靠窗边的位置,书包也很随意的被扔在抽屉里。

  

  她托着腮看教室里形形色色的人。

  

  秦萱还没有回过神来,好像眼睛一闭一睁就上高中了。

  

  新的校园生活没有让秦萱提起多大的兴趣。她慢热,而在锦川三中,她不认识一个人。

  

  重新认识朋友才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情。

  

  大概扫了一眼教室里桌子的摆放,秦萱想这个班的人可真多。

  

  高一的分班都是随机的,她不知道自己会和一群怎么样的人在一起生活一年,以后是否还会有交集,甚至不知道她会不会认识所有人。

  

  秦萱看着教室中央的一个女生,眼神黑黑的,深邃的像一个黑洞。

  

  那女生似乎感觉到了秦萱的目光,有点疑惑的冲她点点了头。

  

  秦萱愣了一下,随即偏过头,躲开了那个女生的示意。

  

  高中生活好像真的没有什么盼头。

  

  忽然秦萱身边坐了一个人,她转头看过去,发现是刚刚的那个女生。躲不掉了,她只好向她点头问好。

  

  女生甜甜的笑了,“你叫什么啊,我叫李安然。”

  

  秦萱托着腮看她两秒,才懒懒的开口,“秦萱。”

  

  “哪个xuan?宣传的宣?”

  

  “眉点萱芽嫩,风条柳幄迷的萱。”

  

  安然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你看书好多哦,我都没听过这句话。”

  

  秦萱又怔了一下,感觉说谢谢好像不是很好,于是她改口,“我妈是这么解释我的名字的。以前小学的时候老师不是会叫我们回去问父母名字的由来吗?”

  

  像是找到了同好,李安然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对对对。我以前的老师也有这样。我记得我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差点和我妈一起挂了,于是我爸直接就给我取名叫安然,希望我这辈子一直安然无恙。”

  

  秦萱点点头,“挺好听的。”

  

  李安然看起来就是那种人缘很好的人,她总是开始不同的话题,秦萱时不时回答两句,讲到。秦萱也不想听,这些教室后面都贴着呢,没什么好听的。

  

  她特别好奇一个问题,于是她悄悄碰了一下李安然,“我问你啊,为什么三中这么多你们以前初中的,你是哪个初中的啊?”

  

  李安然秒答,“我们都是三中直升的,我从幼儿园就在锦川读,就没离开过。”

  

  说来好笑,锦川大学是一所211,而锦川大学下属有锦川第三中学,包括初中部和高中部,再往下还有锦川第三小学,以及锦川第三幼儿园。

  

  明明是重点中学,却偏偏什么都要挂个第三,李安然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搞清楚为什么。

  

  李安然问秦萱,“你是哪个初中的?外校考上来分数可比我们直升的要高。”

  

  秦萱面无表情的回答,“七中的。”

  

  李安然惊讶,“那么远?”

  

  “我家住城东,七中离家比较近。”

  

  “那你怎么高中到三中来了啊?”李安然不解。

  

  秦萱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三所重点高中都在城西好吗?既然都要来城西了,那干嘛不选最好的那个。”

  

  李安然“哦哦”了两声,恍然大悟。

  

  黄老师注意到秦萱和李安然在说悄悄话,假咳了两声,“刚开始新的生活,我知道大家都有点兴奋,但最好老师在说话的时候,还是保持一下安静可以吗?”

  

  李安然看着老师,吐了吐舌头,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样子。

  

  秦萱倒是不以为意,但也没再说话。

  

  黄老师对位置暂时没有什么意见,但她让同学们选班委。

  

  有的人对新生活充满了期待,便跃跃欲试,但也有很多人不想揽麻烦上身,努力的当着鸵鸟,比如秦萱。

  

  班长、学习委员、纪律委员什么的很快就选好了,就差科代表了。

  

  这个就没那么多人积极进取了,毕竟还不知道任课老师是什么样的人,贸然当了课代表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见没人愿意毛遂自荐,黄老师也自有办法。

  

  “那既然没有同学自愿,那我就点名了啊。我们就看成绩点名。”话音刚落,不少人就松了一口气,成绩好的就那么几个,摆明了没自己的事。

  

  秦萱也是这么想的。

  

  黄老师翻着成绩表,开始一个一个的念名字,“语文课代表,陈慧佳。”

  

  “数学课代表,周誉。”

  

  “英语课代表,赵兰兰。”

  

  “政治,高珉。历史,6琦彤。地理,徐瀚文。”

  

  “物理,楚辞。化学,李安然。生物,李昊明。”

  

  终于把人都安排好,黄老师特别有气势地合上了成绩表,“好,就这样。同学们记好自己职位,从明天开始,就让我们一起好好相处吧。”

  

  众人应着声,在老师的一声“解散”中,如来时一般朝气蓬勃的离开教室,奔向了宿舍或者校门口。

  

  李安然收拾好东西追上秦萱,“萱萱,你在几号寝室啊?”

  

  在听到李安然喊她的时候,秦萱就已经放慢了脚步等她,一边懒洋洋的回答她,“4o6。”

  

  “哇好巧啊,我在4o5。”

  

  “……”巧什么巧,同一个班的人住在相邻的寝室哪里巧了。

  

  秦萱稍微翻了一个白眼,却好像听见了一声促狭的笑声,她闻声望去,就见楚辞和那个黑瘦黑瘦的男生一起往这边的楼梯口走。

  

  李安然和她们打招呼,“嗨,楚辞,白哥。”

  

  秦萱颔首,以示友好。但是脑门上顶着大大的黑人问号。

  

  白哥?那个黑人?

  

  像是知道秦萱在笑什么,李安然“噗”地笑出声,“萱萱,我给你介绍一下。”她伸手拉了一把黑瘦的男生,“这位是白永铭,我们都叫他白哥。”

  

  秦萱尴尬,只好笑笑,“你的名字和你本人形成的对比真有趣。”

  

  如果换做他人,可能听到秦萱的话会觉得不舒服,但白哥本身就挺喜欢这种反差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给人留下了不可泯灭的印象。

  

  白哥撞了一下秦萱,“你好啊,你叫什么?”他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活脱脱是个非洲大男孩。

  

  白哥那一下秦萱毫无防备,被撞了一个趔趄,多亏楚辞反应很快地伸手扶住了她。

  

  秦萱站稳之后,对楚辞道了声谢,“我叫秦萱。”

  

  “宣传的宣?”

  

  “……眉点萱芽嫩,风条柳幄迷的萱。”

  

  “什么?”

  

  还未等秦萱开口,楚辞就接了话茬,“草字头的萱。你下次别撞女生,会把人撞倒的。”

  

  白哥挠挠头。

  

  分别之后,秦萱一直在想着刚刚近距离所观察到的楚辞。

  

  是真的好看,很巧妙的将英俊英朗和温和揉在了一起,眉眼之间,举止之间,全是他自成一气的气质。

  

  秦萱想,他看了她一眼,只那一眼,便一眼万年。

  

  李安然来宿舍找秦萱的时候,秦萱在想楚辞,在发呆。李安然悄悄地坐在秦萱的对面,给楚辞发了微信。


  

  李安然:楚哥,刚刚那个女生你还记得吗?

  

  楚辞:怎么?

  

  李安然:我才认识的!我觉得她好好看!

  

  李安然:怎么样?给你一次机会,用四个字形容你对她的印象。

  

  楚辞:……

  

  楚辞:眉山远黛。

  

  得到楚辞的回复的李安然有点呆滞,楚辞什么时候这么配合她了?

  

  她还记得以前她总是问他这一类的问题,但楚辞的回复不是“无聊”就是“没印象”,再有就是“……”。

  

  虽然这次他也回了省略号,但更令李安然在意的明显是“眉山远黛”这几个字。

  

  她抬头看正在发呆的秦萱,仔细观察之后,李安然认为“眉山远黛”这四个字真的是十分准确的概括了秦萱的长相。

  

  但是,楚辞说出来的?

  

  李安然甚至觉得自己见了鬼。

  

  秦萱猛然回过神来,一眼就看见了李安然近在咫尺的脸,她抿嘴,往后缩了缩。

  

  安然被吓了一跳,但也知道是自己吓人在前,“你都发呆好久啦。”

  

  “有吗?”

  

  “有的。我都在这坐了好久了。”

  

  “……”秦萱不说话。

  

  安然看着她心里偷笑,还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谁吗?

  

  “走啦走啦,”她将秦萱拉起来,“一起去吃饭吧。吃完饭就要去晚自习了。”

  

  秦萱任由自己被拖着走,“不想去晚自习,又没书。”

  

  “那话不是这么说,去了就有书了呗。而且今晚是点名,你还以为谁是真的去自习吗?”

  

  不知道为什么,秦萱忽然就想到了楚辞。

  

  这个人应该是会去自习的吧。

  

  这个念头来的毫无理由,但是秦萱的直觉就这样告诉她,楚辞是个乖乖仔。

  

  一路上李安然一直都在喋喋不休,就连在食堂,也还是叽叽喳喳。食堂很吵闹,秦萱经常听不见李安然在说什么。

  

  李安然又问她,“萱萱,你想吃什么?”眼神还一直看着食堂的窗口,如果没听见,秦萱根本都不知道她在说话。

  

  “我都随意。”秦萱拿着餐盘跟在李安然的身后。

  

  “我有点想要吃糖醋里脊。之前听学长学姐们说,三中的肉做的特别好吃。”

  

  “……嗯。”

  

  李安然伸长了脖子,每当前面的同学又点了一份糖醋里脊,她就哀嚎一声。秦萱听着,既觉得好笑,又觉得丢脸。

  

  她扶额,不知该做何反应。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安然前面的人都感受到了她深深的执着,一连好几个人都没有点糖醋里脊。

  

  轮到李安然的时候,恰好还剩最后一份糖醋里脊。

  

  买到了糖醋里脊的李安然特别高兴,秦萱好笑,她简直像个精灵鬼马的孩子。

  

  秦萱随便买了一份红烧排骨,回头的时候看见了楚辞和白永铭在不远处落座。

  

  安然等到秦萱,带着她就往楚辞那边走。

  

  四人座的桌子,加上他们两个刚刚好。

  

  安然直接就坐在了白哥的对面,“白哥,好巧啊。”

  

  “巧啊巧啊。”白哥含着一块肉,嘴里含糊不清,“秦萱坐啊。”

  

  秦萱犹豫了一下。她不习惯和不熟悉的人同桌吃饭。待感受到了来自三方疑惑的目光,她才坐下来。

  

  坐在楚辞的对面,秦萱感觉全身都不自在。

  

  明明一抬头就能看见楚辞的眉眼,明明一抬头就可以和他们谈笑风生。但秦萱就好像是栽进了餐盘一样。

  

  倒是楚辞好奇的看了她两眼。

  

  安然察觉到楚辞的目光,更是不可思议。

  

  这个人以前明明对什么都毫不在意,别说是一个女生在他面前吃饭了,就是有个女生在他面前搞大动作,他都不会抬一下眼皮的。

  

  安然感慨,果然这还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秦萱不但长得好看,她的长相很明显符合楚辞的审美。

  

  秦萱胃口很小,再加上她全程都没有说话,她是四个人之间最快吃完的。她不好意思先走,要等李安然一起。

  

  白哥看她停了筷子,又是含糊不清地说话,“秦萱,你吃这么少啊?”

  

  “嗯?”秦萱抬眸,“哦,习惯了。”

  

  白哥惊奇秦萱的小鸟胃,他以前以为李安然吃的已经够少了,结果还有人吃的比李安然还少。

  

  “你多吃点嘛,吃少了容易饿。”

  

  “没事。”

  

  李安然帮秦萱说话,“胃口是定了的,萱萱饿了就买面包嘛。”

  

  “……”秦萱无语,她还真的买了两个饭团在书包里。

  

  楚辞见状,竟也开了口,“吃少了,上课会晕。”

  

  李安然差点被呛着,秦萱急忙拍了拍她的后背,不解。楚辞也没说什么啊,她怎么那么大反应?

  

  白哥也是一副被雷到了的表情。

  

  秦萱就更不解了。

  

  但很快白哥和李安然就恢复了原状,也没有谁解释,楚辞也不再说话。

  

  秦萱心里郁闷,她实在想念咕咕,三中的人都实在太奇怪了。而且这种大家心照不宣,她却一头雾水地情况也实在是太糟糕了。

  

  他们没有一道走,楚辞和白哥去班主任办公室搬书去了,秦萱则让李安然陪她散步消食去了。

  

  相比起待在教室看书,其实秦萱更宁愿摸清学校的地形,有利于她逃课出去玩。

  

  知道她这个想法的时候,李安然满脸的不可置信。

  

  正如秦萱认为楚辞是个乖乖仔一样,李安然也认为秦萱只是不爱说话,而没有想到,她不但不爱说话,她还不爱学习。

  

  安然更震惊的是,秦萱是怎么考上三中的?

  

  秦萱回答:“抱佛脚踩线上。”

  

  安然信了。

  

  当然,当后来安然知道秦萱是卡分进来的时候,安然把秦萱按在床上揍了好一会儿。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时间很短,秦萱什么地形都没摸清楚就被李安然拖着回教室了。

  

  不出所料,每张桌子上都摆上了一摞崭新的教科书。

  

  黄老师坐在讲台,每每听见声音就抬头看上一眼。

  

  安然一本一本的翻着教材,又在书本的扉页写上自己的名字。

  

  做好一切,安然转头看见秦萱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一本书,对桌上的教科书视而不见。

  

  “萱萱,你不写名字吗?”

  

  “不需要。”

  

  “那怎么行,到时候书本不见了可就要重新做笔记了。”李安然自告奋勇,将秦萱的书搬到自己的桌子上,“我帮你写。”

  

  秦萱:“……”

  

  她看了安然一眼,将嘴边的“我不做笔记”给咽了回去。

  

  不理睬李安然,秦萱自顾自地打开书看了起来。

  

  上课铃响之前,楚辞卡着时间走上讲台,“明天有物理课,今晚预习第一章。”

  

  台下同学们抗议,“这才第一天就要看书啊。”

  

  楚辞:“物理老师说的。能做课后习题的把课后习题也做了。”

  

  李安然小声抱怨,“习题哪有人会做啊。”

  

  没有得到秦萱的回应,安然疑惑的看她,却发现秦萱根本没有注意到楚辞这一个插曲,她正懒懒散散地靠在椅背上,手里一本书架在抽屉的边缘,既没有挡住她看书的视线,也不会让人发现。

  

  李安然碰她,“萱萱!”

  

  “嗯?”秦萱翻了页,头都不抬一下。

  

  “预习啦!”

  

  “不需要。”

  

  安然:“……”

  

  安然认命,自己打开物理书预习起来。她看错了秦萱,她原本还以为秦萱是个隐形学霸,可以帮她提高成绩呢。

  

  安然的成绩偏科得厉害,她化学很好,但物理学得一塌糊涂,她补习班也去过,家教也请过,就是怎么也无法将物理成绩提上去,总是在中等线边缘徘徊。

  

  她看物理书看得头疼,下意识的就想要问同桌,当她想起她现在的同桌是秦萱的时候,她已经成功的令秦萱将注意力从书上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秦萱用眼神问她什么事。

  

  李安然抱着小小的期待将物理书推到秦萱面前,“这个,你看得懂吗?”

  

  秦萱扫了两眼,“物理?”

  

  安然点头。

  

  “看不懂。”

  

  安然抓狂,“学习很好的,请你对学习好一点!”

  

  秦萱默默的看着她,半晌,憋出一句,“……空怀济世业,欲棹沧浪船。”

  

  安然:“……呸。”

  

  黄老师:“李安然,你又在和秦萱说什么小话?”

  

  安然一字一顿,“老师我们在学习。”

  

  “空、怀、济、世、业,欲、棹、沧、浪、船。”

  

  秦萱:……

  

  她扶额,低头时,余光却捕捉到了楚辞嘴角稍瞬即逝的笑意。

  

  睡觉之前,秦萱给咕咕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熟悉的“过儿诶~”

  

  这个昵称秦萱一点都不想接受。咕咕原名叫彭忆古,秦萱有次叫她古古,音极似咕咕,她觉得好玩儿,就一直叫下来了。

  

  而咕咕觉得,秦萱叫她咕咕的时候像是在逗鸽子。反正叫出来也不知道是哪个字,咕咕干脆就自我安慰秦萱是在叫“姑姑”。就这样,她就叫秦萱过儿了。

  

  秦萱是不乐意的,咕咕平白高了她一个辈分。

  

  和秦萱不自在的一天不一样,咕咕过的特别充实。

  

  咕咕的性格和李安然有不少相似之处。

  

  秦萱和她唠嗑,但是除了接触过的三个人,秦萱没有什么事可以跟咕咕分享。

  

  咕咕一直就听秦萱讲着她对李安然,对楚辞的印象。

  

  咕咕也说,“楚辞?屈原那个《楚辞》?”

  

  “很特别是不是?”

  

  “可亏了他姓楚。”咕咕打趣,“怎么?你一见钟情啊?”

  

  “我可去你的吧!虽然他是长的好看,但最多就是赏心悦目,哪儿能一见钟情啊。”

  

  “口说无凭,你哪天偷拍一张给我看吧。”

  

  “滚蛋。”秦萱骂她,“我睡了,我们学校竟然十点就熄灯。”

  

  咕咕收线之前还在打趣她,“所以说让你来跟我住你又不来。我家多好,彻夜明灯。”

  

  “……你舅舅家什么时候变成你家了?哎你滚吧滚吧。”

  

  咕咕“啧”,“周末我来找你。拜拜~”

  

  秦萱还没来得及说拜拜,咕咕就挂了电话。

  

  其实,秦萱只是想说一句,三中放学比一中早。算了,咕咕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发布于 2022-09-24 16:11:34
收藏
分享
海报
30
上一篇:姐妹们你们都怎么叫_再往里面点啊对就是这里 下一篇:宝贝站稳扶好抱紧我_是不是想要了我这就给你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