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老公回来拼命要_还没进门就忍不住开始了

  昂贵娇艳的香槟玫瑰铺满了整个会场,纯白的飘纱和轻雅的音乐将一切装点的唯美又浪漫,今天是薛氏集团的太子爷薛景年的结婚典礼。

  

  新郎英俊潇洒,新娘貌美如花,两个人并肩而立,简直是一对璧人,引得大家啧啧赞叹:

  

  “这新娘是最近很火的影视小花旦白婉婉吧?跟薛公子真是郎才女貌,般配啊!”

  

  薛景年和白婉婉把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和带着酸意的称赞都尽收眼底,不由得相视一笑,神情更添了几分幸福和自得。

  

  薛景年的视线忽然落在一个斜斜依靠着柱子正端着红酒慢慢啜饮的女孩身上,眼睛顿时一跳:“她怎么会在这儿!”

  

  女孩明丽妩媚的五官精致如画,一袭酒红礼服勾勒出她性感的曲线,璀璨的水晶吊顶之下,她脸上只带着浅浅的笑意,却让人觉得这满厅的灯光都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原本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但是薛景年却神色大变,匆匆走了过去,白婉婉也连忙小跑着跟上。

  

  薛景年快步走到女孩面前,拧着眉头低声喝问道:“戚如意,你来做什么?”

  

  新人是今天的主角,他们的动作顿时引起了众多宾客的注意,不少人都跟着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有人不由得“啊”地一声叫出声来,小声道:

  

  “啊,戚大小姐!这是不满意薛家背信弃义退了婚,专门来婚礼砸场子了吗?”

  

  戚如意扬眉,举杯扬眉:“我说我来祝你新婚愉快的,你信吗?”

  

  这嚣张的态度……

  

  围观吃瓜的众人:呵呵,我们信你才有鬼。

  

  薛景年和白婉婉显然也不信。

  

  白婉婉更是伸手就搂住了薛景年的胳膊,看向戚如意的目光满满都是警惕和戒备。

  

  薛景年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的厌恶,对戚如意冷声道:“婚约的事情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感情的事不能强求,我喜欢的人是婉婉,这辈子都不可能接受你的,你放弃吧……”

  

  戚如意把杯子轻轻搁到一旁,抬手止住了他的话,轻笑一声,轻描淡写的说道:“等等!新郎官,戏不要太多,你去我家退婚后,我们就没任何关系了。再者说,咱们本来就没任何关系,不就是个娃娃亲么,你别放在心上。”

  

  白婉婉把薛景年的手臂挽地更紧,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既然戚小姐已经放弃了,那今天为什么又会来到我们的婚礼呢?我可不不记得我们有给你送请帖!”

  

  戚如意瞥了眼他们:“看来你们脑子不太好,怕是忘了,你们是没给我送请帖,但是你们给我家送了啊!我爸气的差点高血压都犯了,拎着高尔夫球杆就要来抽你,我妈现在还在家安抚他呢!他们都脱不开身,戚家和薛家好歹还有生意上合作,可不只有我来出面?”

  

  竖着耳朵偷听的众人:“!!!”没能见到戚总挥舞高尔夫球杆的英姿,略遗憾……

  

  薛景年却把戚如意这话当成了威胁,他冷笑一声道:

  

  “退婚的事情算我对不起你,以后在薛戚两家的生意合作上我会再让给戚家一成利润,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但是戚如意我警告你,你今天要是在我的婚礼上捣乱,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戚如意扬了扬眉,原本只是碍于情面不得不来这里走个过场,没想到薛景年居然张口就白送一成利润,还真是意外之喜:“像薛公子这样的一样一言不合就砸钱的优秀前任,请务必多来几个!多多益善!”

  

  薛景年和白婉婉齐齐一噎,心里堵得慌。

  

  气氛慢慢变得有些尴尬,正在这时,一道清雅悦耳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如意?”

  

  众人一起扭头看去,只见一个俊美的男人正定定的望向这边,神情莫测。

  

  他身量颀长,容貌俊美,明明只有二十多岁,却有着现代年轻人少见的温润和沉静,随意往哪里一站都风华卓然。

  

  居然是最近刚凭借一部文艺片拿下国际大奖、成为最年轻影帝的容子瑜!

  

  白婉婉诧异的“啊”了一声,惊喜道:“容前辈,您居然真的有空来参加我的婚礼了!”

  

  容子瑜愣了片刻,似乎才反应过来,唇角勾起一抹温和的笑意,说道:“嗯,毕竟是一个公司的同事,来道一声贺也是应该的。”

  

  他话里话外强调两个人只是同事关系,这让白婉婉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使劲挤出一个笑容,刚想客套几句,但是话还出口就被容子瑜打断了。

  

  容子瑜的目光越过白婉婉和薛景年,直直落在他们身后:“我想跟戚小姐说几句话,请问可以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众人都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哦,刚才容影帝叫的似乎就是“如意”?他是来找戚如意的。

  

  但是,为什么啊?

  

  所有人齐齐扭头,无数道目光探照灯一样落在戚如意身上。

  

  戚如意身子微微僵硬了下,她高中时差点成为她男友的男人遇上了她的前任未婚夫,两个人站在一起画面,还真是一言难尽。

  

  容子瑜见她没有过来意思,一双凤眸微微眯了起来,直接迈开一双长腿,快步走了过去,不偏不倚的站在了她的面前,淡淡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如意,好久不见。”

  

  戚如意清了清嗓子,脸上挤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好久不见。”

  

  白婉婉看看容子瑜,又看看戚如意,神情有些惊疑不定,勉强笑道:“容前辈,原来您跟戚小姐认识吗?不知道两位是什么关系?”

  

  容子瑜的眼神丝毫没动,依旧牢牢望着眼前的戚如意,唇角缓缓勾起,但是眸光却有些发冷:“什么关系?我跟如意青梅竹马,但是她对我始乱终弃,所以硬要说的话,我应该算是她的……前男友?”

  

  众人:“!!!”妈呀,惊天大瓜!

  

  当时若不是他母亲从中作梗,他们还真的有可能成为男女朋友,只是后来……

  

  反应过来的戚如意,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你可不要胡乱说,我们什么时候成为男朋友了?”

  

  没有成为男女朋友?

  

  容子瑜瞥了戚如意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想跟戚小姐‘单独’谈谈,最好是在没有‘外人’打扰的地方,请问有合适的的休息室吗?”

  

  在自己的地盘被划成“外人”,白婉婉和薛景年脸都快绿了。

  

  一旁,从以前回忆中回过神来的戚如意,脸色冷了几分:“不用了。以前的事情就让它随风去吧,咱们也并没有什么好聊的。再者今天是薛公子和白小姐的婚礼,咱们还是不要抢人家头条了。”

  

  容子瑜看着她冰冷的模样,忽然轻哂一声:“随风去?不可能!既然在这里会给别人添麻烦,那咱们就去外面找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好、好、叙、旧!”

  

  他嘴里说着话,一把握住戚如意的手腕,拉着她就往外走去。

  

  这里正在一片混乱的时候,宴会厅的门口又走进来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罗明俊身材微胖,显然对身上的西装还穿的不太习惯,还有些拘谨的样子,正一边走一边苦口婆心的扭头对身后的人说道:

  

  “阿恒啊,虽然咱们战队闯进了全国电竞大赛半决赛,但是到现在连个正规的俱乐部都没有,依旧还是穷啊!咱们战队的未来就靠你这个活招牌了,你看看能不能给咱们战队找个金主爸爸。我看薛家大少爷就是个不错的人选,好不容易才托关系弄到了他婚礼的请帖……”

  

  后面的青年则有范儿多了,他身材高挑,五官精致,配上那一头银灰色的碎发和右耳的黑曜石耳钉显得既时尚又酷炫,哪怕面无表情也依旧帅的令人想要尖叫。

  

  他正一手插兜,一手拿着一部静音的手机边走边看,显然没有把任何话听进耳朵里。

  

  “江恒!”罗明俊一把抢过了酷帅青年手中的手机,低头一看,不由得怒了,“这可是关系咱们战队生死存亡的大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看赛后回放!”


  

  “听到了听到了,啧!”江恒有些烦躁的单手爬了爬头发,一脸郁闷。

  

  他们的动静有些大了点,不少人被他们吸引了注意力,宾客里有个年轻人忽然低声惊呼起来:“啊,是江恒!”

  

  年纪大些的长辈不知所以,问道:“江恒?那是谁?”

  

  年轻人的眼睛都亮了:“是最近一段时间刚刚爆火的一位电竞大神!他带着自己的战队RY今年第一次参赛就拿下了全国亚军,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有俱乐部开出三千万的天价转会费想要挖他,但是被他拒绝了。”

  

  “哎呀,他是我的偶像,我要找他要个签名!”年轻人越说越兴奋,抬步就往江恒的方向走去。

  

  在他身后,年长的宾客们眼光也不由得变了。

  

  近些年电子竞技发展势头越来越好,不但能从各大比赛中赢取巨额奖金,而且优秀的电竞选手粉丝众多,并不比明星差多少,各种代言、广告接到手软,能让东家获利丰厚。

  

  而眼前这个江恒显然就是一颗好苗子,有技术有名气,而且长得出色,比娱乐圈的小鲜肉们有过之而无不及,最难得的是似乎还没有主,只要签下来稍微包装一下就是一颗摇钱树啊!

  

  不少人扫向江恒的目光都变得热切了起来。

  

  戚如意被容子瑜拉着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容子瑜,放开我!”

  

  容子瑜冷笑一声,丝毫不为所动:“放开你?好让你再一次从我眼前消失吗?”

  

  两个人拉拉扯扯正好路过江恒和罗明俊的身边,江恒听到他们的声音,神色猛然一变,回头就一把拉住了戚如意的手:“戚如意?!”

  

  戚如意抬头看到对面的人,却猛地怔在了原地:“江恒?你怎么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呢!戚如意,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江恒死死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容子瑜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他跨上前一步,抬手就去掰江恒的手,文人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冷意:

  

  “这位先生,没人告诉你,出门在外不要随便对女士动手动脚吗?”

  

  江恒身为一名大神级别的电竞选手,反应和手速都是顶尖,一个侧身就躲开了依旧把戚如意牢牢抓在手里。

  

  他皱眉看向容子瑜:“你是什么人,我跟戚如意的事情,你凭什么插手?”

  

  容子瑜快要被气笑了,他干脆拉住了戚如意的另一只手腕,把人往自己这边一带,嘴里说道:“我是如意的男朋友……”

  

  围观了前面全场八卦的众人&戚如意:啥?Excuseme?!

  

  江恒的神色的神色也是顿时一变,目光顿时变得凌厉起来,却听容子瑜又慢条斯理的补了几个字:“……以前的。”

  

  所有人:“……”

  

  容子瑜却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盯着江恒问道:“小朋友,你又是谁?”

  

  讲道理,江恒虽然比显而易见的比容影帝年轻,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成年了,要问也应该是问大学,容影帝这话着实有点扎心了。

  

  罗明俊都快吓疯了,猛地扑上去搂住江恒,一双胖乎乎的手臂牢牢把人控制住,在他耳边小声道:“江哥,江神,爸爸唉,你千万冷静,电竞选手动手打人是会被禁赛的!”

  

  江恒磨了磨牙,又磨了磨牙,忽然拨开罗明俊的手,对容子瑜冷笑道:“你问我是谁?我是戚如意的老公!”

  

  所有人:“!!!”

  

  苍天在上,这今天大瓜有点过于刺激和频繁,他们的心脏有点承受不了!

  

  容子瑜猛地回头瞪向戚如意,眼神仿佛要吃人:“你结婚了?”

  

  被争来抢去的戚如意头都快要炸裂,终于回过神来,脸色冷了几分,秒变御姐,猛地转头瞪向旁边酷酷的银发青年:“江恒,把话给我说清楚!”

  

  江恒被她一瞪,原本有些得意的神情顿时消散,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小声补充道:“游戏里的。”

  

  所有人:“@#¥#%¥#%#¥!!!”

  

  他们想掀桌的心情都有了,你们一个两个的,说话大喘气好玩是吗?!

  

  江恒只是下意识的被戚如意吼得低了气势,但是接着就反应了过来,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你还敢吼我?戚如意,我还没问你呢,游戏玩的好好的,你为什么突然消失?为什么对我始、乱、终、弃?”

  

  始乱终弃,又见始乱终弃!

  

  众人震惊的看向戚如意:这位戚大小姐有点东西啊!

  

  容子瑜的神色更冷了,他一把把戚如意从江恒的身边拉了过来,皮笑肉不笑道:

  

  “小朋友就是小朋友,游戏里的事儿最多就是扮家家酒,怎么能当真呢?乖,哥哥姐姐还有正事要谈,就不陪你玩儿了。”

  

  江恒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戚如意,反手又把人拉了回来,也是皮笑肉不笑道:

  

  “大叔,你年纪大了,理解不了我们年轻人的恋爱方式,这也不能怪你,但是异地老公回来拼命要你一个前男友,非要充当棒打鸳鸯的那根大棒,阻挠如意姐姐恋爱就不合适了吧?不知道坏人姻缘是要天打雷劈的吗?”

  

  容子瑜的膝盖被扎了一箭,天知道他就比戚如意大一岁,神特么的戚如意是“姐姐”,到他就成了“大叔”了啊!

  

  他的目光如刀子一样射向江恒,咬着牙笑道:“小朋友,你不是也说如意对你始乱终弃了吗?你也不过是个前男友,所以咱们起跑线是平等的!按照先来后到,如意应该跟我走!”

  

  猛地一拉。

  

  江恒也笑:“大叔,就算都是前男友,但是我们在游戏里的情缘还没解除呢,理论上来说,我还是比你多一重名分的,如意姐姐当然要跟我走!”

  

  反手扯回。

  

  “戚如意,跟我走!还没进门就忍不住开始了。”

  

  “如意姐姐,跟我走!”

  

  两个人针锋相对,各不相让,被架在中间的戚如意就成了夹心饼一样,偏偏她对这两个人都不那么理直气壮,完全不敢理直气壮的吼回去,只能叫苦不迭。

  

  就在头快要忍不住爆发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怒喝:“你们够了!”

  

  场面顿时为之一静,众人回头,只见带着新郎胸花的薛景年大步走了过来,白婉婉快步也跟在他后面,但是被他拉下了老远。

  

  薛景年脸色黑的就像锅底一样,瞪向戚如意怒道:

  

  “好啊,戚如意,枉我还因为退婚觉得对你有些愧疚,没想到你这些年在外面居然这么水性杨花,勾引了一个又一个男人,简直是放荡!”

  

  被这两个男人挣来抢去,你一眼我一语,脑袋里宛若被塞了几万只鸭子在呱呱叫的戚如意,头疼的都快炸了,此刻两人的作乱终于被薛景年打断,她松了口气,气还没喘匀,却又迎来他的当面质问。

  

  又见到周围宾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又想到若是今日的事情被家里的父母知道了,估计他父亲不仅高血压要犯,怕是要爆血管,虽然她向来不太注重这个名声,但是为了爸爸的身体健康考虑,她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薛景年厉声打断她:“你当我眼瞎吗?左一个前男友,右一个前男友,你敢公然带到我婚礼上来示威的就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还不一定有多少!我现在才算明白,跟你退婚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江恒不乐意了,他上前一步把戚如意挡在身后,冷声道:“你又是谁?凭什么对如意姐姐这么大吼大叫?”

  

  容子瑜在他身后轻嗤一声:“你不知道?这位薛公子可是从小就跟戚如意订过娃娃亲的,当然,他现在退婚了。不过认真算起来,他可是我们的前辈呢!”

  

  众人:神特么的前辈啊!

  

  他们看看风华无双的容影帝,看看高冷酷帅的电竞大神江恒,再看看潇洒风流的富二代薛景年,所有人看向戚如意的目光都彻底变得无比复杂,诧异、敬佩,女人们还隐约有些酸意。

  

  不知是谁不由得喃喃感慨出声:“戚大小姐哪里是什么身世坎坷的小可怜,这剧本分明是分明是女海王在世,现充版人生赢家啊!”

  

  三个男人唇枪舌剑。

  

  戚如意被吵得头疼,又见众人那质疑的目光,抽搐了下嘴角。

  

  得!

  

  不用解释了!

  

  解释也没用了!

  

  她还是抓紧回家跟家里人解释吧!

  

  趁着大家都被他们吸引住目光的时候,悄悄寻了个空隙溜了出去。

  

  宴会厅的外面是一片花园,戚如意努力辨别着方向,想要找到离开酒店的路去外面打车,没想到路过一丛蔷薇花架的时候,却忽然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捉住,猛地拖了进去!

  

  戚如意简直绝望了,不会又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前男友吧?

  

  要是真的再来一个,她会疯掉的,一定会疯掉的!

  

  戚如意被吓得险些尖叫起来,却被一只大掌抢先一步捂住了嘴巴。

  

  低沉的男性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别动!”

  

  几乎是一瞬间,某个炽热激情夜晚的记忆入潮水一般席卷而来,戚如意脱口而出:“是你!”

  

  是他,凤梨直播庆典之夜的那个男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君陌冷笑:“比起这个,难道你不应该先给我解释一下,戚大小姐为什么会屈尊纡贵,到凤梨直播去做一个小主播吗?”

  

  还对他投怀送抱!还在那一夜跟他意外了有了肌肤之亲!还TM睡了就跑!

  

  戚如意扶额:“这位大哥,你在今天的婚礼上呆了这么久,难道就没听他们说的那些八卦吗?我是从小走丢的,为了混口饭吃才去做了主播,最近才被父母找回来的。不是戚大小姐屈尊纡贵去做主播,而是草根小主播飞上枝头变成了戚大小姐!我的人生其实好惨的!”

  

  所以看在我这么惨的份上,那天晚上的事情可千万别跟我计较!

  

  可惜顾君陌却完全不认同:“惨?一场婚礼就能遇见三个前男友,还让他们为你争风吃醋,几乎大打出手,戚小姐的人生有多凄惨不好说,感情经历丰富多彩倒是真的!”

  

  他越说越气,忍不住嘲讽道:“说起来,我是不是应该也在戚小姐这里领一个前男友号码牌?就是不知道我能排到多少号?”

  

  戚如意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前男友”三个字,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道:“别胡说!你怎么能算前男友?咱们只是睡了一晚而已,你最多算是个奸夫!”

  

  “奸、夫?”顾君陌的额角猛地蹦起青筋,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反问。

  

  戚如意简直恨不得回到五秒钟之前抽死心直口快的自己。

  

  她看着眼前浑身直冒寒气的男人,干笑着描补道:“那个,我其实一直想说,那天晚上的事情纯属意外,四舍五入其实就是个误会,不如咱们就当没发生过,好不好?”

  

  顾君陌简直要被气笑了:“怎么,戚小姐这是想吃干抹净不负责了?”

  

  戚如意急了:“喂,你一个大男人,这种事情哪有让女人负责的?”

  

  顾君陌幽幽地看着她:“怎么,男人睡了女人不负责就会成为渣男被无数人唾骂指责,女人睡了男人就可以理直气壮不认账了?”

  

  戚如意一下子被问住了,半晌后只能无奈的叹口气:“你说得对,我的确占了你的便宜,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顾君陌眸光一闪,正想开口,忽然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还带着说话的声音:“她是不是从这边走了?”

发布于 2022-09-24 16:11:19
收藏
分享
海报
32
上一篇:和女友那个对象喷了两次_喷了我一脸水 下一篇:我饿了想吃你的大馒头_我的大馒头好吃吗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