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一次脱一件_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衣服

  “嗷来吆・・・・・・糖葫芦嘞・・・・・・”

  

  “精致的簪子,好看的绢花哦・・・・・・”

  

  纷乱而又热闹的集市上,吆喝声不断,从大家不断上翘的嘴角来看,大家今日的生意不错。|除了当街摆摊,两边还有低矮的木头,竹子房子改装成的一间间铺子。

  

  “小・・・・・・小少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一个梳着双环髻的娇俏红衣丫鬟气喘吁吁地加快步子,想追上前面兴致勃勃逛街的玉面小郎君。

  

  和当地的露胳膊,露腿的衣着服饰截然不同,玉面小郎君身着淡青色薄绸圆领长衫,一根碧玉簪子固定住头顶乌亮的头发,手拿一柄画着“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禅境的折扇。

  

  玉面小郎君在一个银饰摊子面前停了下来,爱不释手地拿着制作精美的银簪子,银手镯,银耳坠等饰品,对后面的呼喊声,充耳不闻。

  

  越州地处大庆朝西南边上,当地的越族人占据大部分,个头没有中原人高,皮肤黝黑。因为气候炎热,一年都是夏天,致使当地的服饰很有特点,不光颜色艳丽,而且还露胳膊露腿露肚脐眼。当然了,这只是当地人的穿着,从外地迁过来的汉人,即使穿的少,但最起码没有露胳膊露腿露肚脐眼。

  

  在汉人眼里伤风败俗的衣服,在侯双喜的眼里,那就是七分袖的短款上衣和七分裤啊。这样的衣服,夏天穿,特别凉快。可是自从穿越为汉人,而且还是士大夫上层人士的汉人家眷,这样的衣服是绝对不能穿的,有伤风化,不用别人说,她那温柔的娘亲就会用绣花针狠狠地扎她几下。

  

  除了服饰,各种好吃的水果,当地还有一大特产,那就是银饰,就算小摊子上的银饰也非常好看精致。越州这个地方,地处偏远,可这里有数百年都开采不完的银矿,就成为了香饽饽。自从大庆朝建立之后,一鼓作气,派兵收服越州,自然也占有了当地最大的银矿,统治了当地的越族人。

  

  虽然百十年来,偶有越族人造反,但都在大庆朝的镇压之下屈服。不管是不是心服口服,但最起码是表面上屈服了。

  

  “小少爷,我们出来大半天了,也该回去了!”红衣小丫鬟终于追上了大小姐,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胆小内向的大小姐,为何在半个月之前落水之后,性情大变,不喜欢在家里呆着,总是偷偷跑出来逛街,而且还是光看不买,那干嘛逛街啊!

  

  玉面小郎君拿了一个蝴蝶形状的小簪子,转身插在撅着小嘴巴的红衣小丫鬟发间,笑着说道:“红衣,这个本少爷赏给你了。这个孔雀形状的,就送给红棉。”

  

  嘿嘿,此时红棉那小丫头正穿着她的衣服,躺在帐子里,假扮她这个大小姐呢!

  

  “小少爷,这个很贵哎!”红衣伸手摸摸头上的银簪子,尽管嘴里这么说,但手上并没有拔下发间的簪子。

  

  卖银饰的小贩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马上要过正午了,也该回家了,特别希望可以做成这桩生意,满脸堆笑道:“我这银饰都是一个个手工制作的,在这里摆摊十几年了,童叟无欺,贵是贵了点,但好看耐用啊,若是以后不想带了,我还高价回收,买了绝对不吃亏啊!”

  

  玉面小郎君一愣,哎呀,这种想销售方式和后世很像啊,以旧换新,不仅可以保住老客户,还可以从中赚取差价。

  

  “可是・・・・・・”红衣犹豫不决,好喜欢这个银簪子,主家没钱,她们也这些做下人只有每个月五百文的月钱,赏钱那是一年到头才有一次,也是只有一百文的压岁钱。

  

  “哎呀,宝剑赠英雄,簪子送美人,正是一段佳话,姑娘就手下吧。”小商贩利用三寸不烂之舌继续劝解红衣,卖了这两个,立即回家。

  

  玉面小郎君连连点头,附和说道:“红衣,要是不想要,那这两个本少爷都送给红棉了。”

  

  原本还犹豫不决的红衣,像个护崽子的老母鸡似的,护着头上的簪子,瞪大眼睛说道:“才不便宜那个小蹄子呢!”

  

  玉面小郎君右手拿扇子,拍打在左手心上,笑道:“这才对嘛!”

  

  “一共六两银子!”小商贩早在听到红衣的话,就笑得见牙不见眼,这生意不离十了。

  

  “慢着!”玉面小郎君刚想付钱,就被红衣小丫鬟拦住了,“你这老板,忒不实在,这两个簪子加起来才不过二两,你却要赚我们四两银子,太贪心了。”

  

  小商贩虽然苦着脸,但心里早就知道对方会讨价还价,女人嘛买东西就是这样,赔笑解释说道:“我这簪子全部用的是成分极好的银子,再说了,我这手工可不是那些普通的簪子比得上的,手工费贵点,那是必然的。”

  

  “啪嗒”一声,玉面小郎君手中的折扇在自己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怎么把购物最大的乐趣忘了,“就是,你这人做生意不实诚,便宜点,五两银子吧!”

  

  “少爷!”红衣嗔道,只降下来一两银子也太少了吧,“这簪子根本不值五两银子,我看啊,就给三两银子吧。”

  

  小商贩立马像死了亲爹似的摆摆手,可怜说道:“不行啊,我这簪子都是老手艺,两天才能做出来一根,特别费工夫,既然小公子,姑娘真心想要,那就四两银子吧,少一个铜钱都不卖。”

  

  几番讨价还价,终于用了三两五钱银子买了下来。

  

  收好了荷包,玉面小郎君这才迈着八字步,摇着折扇,晃悠悠地继续逛街,身后的丫鬟红衣,不停碎碎念,希望大小姐可以尽快回府。大户人家的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要是被夫人知道了,倒霉地还是她们这些伺候人的小丫鬟。

  

  “大小姐,我们回去吧。”红衣见时辰不早了,更加着急了,夫人每日会在晚饭前检查大小姐的功课,若是不回去,可要完蛋了。

  

  玉面小郎君意犹未尽,但也知道适可而止,要是被温婉的娘亲在抓住了,以后别想再偷跑出来。

  

  两人往回去,可就在这时,玉面小郎君被人撞了半个身子,后退了两步,怒道:“走路不长眼啊・・・・・・・”

  

  不对,电视剧里古代集市上遇到这样的桥段,都是被人偷了荷包,想到这,玉面小郎君一抹腰间挂着的荷包,更加怒了,居然敢偷她的钱包,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投啊。

  

  玉面小郎君提起碍事的袍子掖在要带上,转身撒腿就追了上去。

  

  红衣一愣,大喊道:“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街道上出现了这一幕诡异的画面,一个穿着华贵的小郎君追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小男子,任谁推断,都可以猜到谁是小偷,谁是被偷的。


  

  街道上的人很多,而那个小偷也是个老手,东躲,很快隐没在人群中。玉面小郎君的个子矮,追了一会就看不到小偷的踪影了。眼看着小偷就要偷走了,玉面小郎君灵机一动,跳起来,踩在了路人的肩膀上。站在高处,玉面玉小郎君看到了小偷的方向,继续追了上去。

  

  “哎,你这小子,怎么乱踩人啊!”被踩的人不乐意了,嘟囔着说道。

  

  红衣跟了上来,拿出十文钱,说道:“对不住了,我们小少爷也是为了想抓小偷!”

  

  原本路人也只不过是发泄一句,没成想居然还有钱拿,今日运气不错。

  

  玉面小郎君身体非常灵活,只是几息的功夫就追到了那个小偷。小偷见是个小子追上来,有恃无恐,跑向附近的巷子里。小偷想跑到人少的巷子,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玉面小郎君飞脚用力踢在这人的后背上,小偷摔了一个狗吃屎,刚缓过一口气,想爬起来,又被小郎君踩在了地上。

  

  “居然敢偷我玉面小郎君的荷包,狗胆子不小啊。”玉面小郎君故意做出一个得理不饶人,咄咄逼人的表情,好好给这人深刻教训。

  

  “小郎君饶命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是您的荷包!”瘦个子小偷赶紧从身上掏出一个荷包,先示弱,然后趁机逃走。

  

  玉面小郎君给红衣使了个眼色,红衣会意,上前接过荷包,打开来看了一下,银子一分不少。

  

  “少爷,现在该怎么办啊?送官府?”红衣问道,不能便宜了这个小偷,有手有脚,干什么不好,非要做小偷。

  

  瘦小男子一听,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这要是去了官府,不死也要脱层皮啊,连连求饶:“小郎君爷爷,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幺儿,家里没田没手艺,被逼无奈才走上这条路啊。”

  

  红衣看这人哭得可怜,心里不由一酸,转头问:“少爷,不如我们就放了这个人吧?”

  

  玉面小郎君翻翻白眼,终于听到了传说中的求饶经典台词,别人信了,反正她不信,拿着扇子打在红衣的脑门上,说道:“他这话是骗人的,你还信,送官府。”

  

  这小偷一看,玉面小郎君不准备放了他,趁着红衣不注意,用力绊了红衣一下,红衣摔倒在地。玉面小郎君见红衣摔倒,连忙上去扶,小偷就趁着这个空档连忙爬起身逃跑。

  

  哎呦,还想从她手里逃走,真是不着调天高地厚,也不管红衣了,再次追了上去。才不过几息的功夫,再一次被踢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个清秀青布衣男子背着药箱气喘吁吁追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还・・・・・・还我荷包・・・・・・”可见在后面追了很长时间。

  

  从小偷身上摸出一个荷包之后,这个清秀布衣男子才拱手道谢:“多谢这位贤弟仗义出手,否则小生今日只能露宿街头了。”

  

  “兄台过奖了,在下的荷包也被这人偷了。兄台身上背着药箱,想必会医术吧,给我那红衣小婢看看,有无大碍。”玉面小郎君学着青衣男子拱拱手,笑着说道。

  

  “小事一桩。”青衣男子温润一笑,给红衣检查一遍,没有大碍。

  

  “红衣,你在前面的茶楼等着我,我和这位兄台押送这个窃贼去官府。”玉面小郎君不准备放过这个不知悔改的窃贼,放了他,只会让更多的人被偷,就当是替天行道了。

  

  任凭小偷如何求饶,玉面小郎君,青衣男子听而不闻,直接把人送到官府收监。

  

  两人同仇敌忾,短短的半个时辰,颇有相见恨晚之感啊!

  

  从衙门里出来,青衣男子对着玉面小郎君一礼,道:“在下郑城阳,云游到此,今日结识贤弟,真是三生有幸啊。”

  

  玉面小郎君拱手一礼,满脸堆笑,可爱的月牙眼弯弯的,甚是可爱,说道:“在下候双・・・・・・侯双玉!”

  

  谢天谢地,刚才差点说漏嘴了。“双喜”一听,那就是女儿家的名字,至于“双玉”那就比较宽泛了,男人也有很多叫“玉”的嘛!

  

  郑城阳今年十六岁,自从十三岁就跟着师傅云游,十五岁就可以独当一面,一个人四处寻找草药,锻炼医术,见多了各地的风土人情,见识颇高。至于侯双喜,虽然没有读万卷书,也没行万里路,可后世咱有电视,有网络啊,了解的东西更是只多不少啊。虽然只是皮毛,但是用来聊天侃大山,绰绰有余了。

  

  两人一见如故,天南地北聊个不停。红衣在茶楼里久等不到大小姐,觉得小腿的疼痛少了一些,便一瘸一拐地找来了,看到两人居然在大街上谈笑正欢,气得牙痒痒,真是的,大小姐也不看看时辰。

  

  看到红衣,侯双喜顿时一个急之下拉住侯双喜,从药箱里拿出来一个碧玉小瓷瓶,“我看玉贤弟脖子上有个红疙瘩,想必是蚊虫叮咬所致。这是我到越州炼制的一瓶驱蚊虫的药,你拿着,每天只要一滴,蚊虫就不敢近身了,而且还可以止痛止痒。”

  

  侯双喜一听,顿住脚步,这可是好东西啊。越州地方蚊子特别多,而且还特别大,都要成精了,屋里面每天都用艾草熏,屋里还有帐子,但一不小心就会被蚊子叮。脖子上只有一个,脚脖子上还有不少呢!

  

  “多谢城阳兄了。”侯双喜接过小瓷瓶,再摸摸身上没有合适的东西送,便把手里用来附庸风雅的纸折扇塞到郑城阳的手里,“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城阳兄,再回!”

  

  “哎,贤弟家住哪啊・・・・・・”等人快要消失了,郑城阳才想起来问人家地址,可侯双喜急着赶路,加之街上人多,根本就听不到,自然也就得不到回答了。

  

  打开手里散发淡淡墨香的折扇,上面几排工整的小字,神韵超逸,灵活舒展,“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好诗,好诗!”郑城阳赞叹不已,在大街上就开始品评侯双喜的诗词。

  

  人生难得一知己,郑城阳没有得到侯双喜家的地址,但相信两人以后还会见面的,准备在越州城找一家医馆坐堂,来日方长,以后还是见面的。

  

  急匆匆赶回来的侯双喜刚到角门处,就看到角门“吱呀”一声开了。

  

  红衣一看,天哪,是夫人身边的绿柳姐姐,完蛋了,输一次脱一件,一定是夫人发现了大小姐不见了。一想到板子打在屁股上,红衣一个激灵,赶紧躲到了大小姐身后。

  

  侯双喜心里打鼓,不过面上仍然笑着,嘴巴很甜:“绿柳姐姐,娘亲还生气不?”

  

  绿柳看到大小姐这样,即好气又好笑,一把拉着侯双喜走了进来,小声说道:“大小姐偷跑出去,若只是夫人知道,也就罢了,可偏偏被刘姨娘知道了,现在正在正房那里闹事呢,老爷也在,夫人担心小姐,让我来这里等着,大小姐赶紧过去吧。”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被发现了。

  

  侯双喜赔笑:“绿柳姐姐辛苦了,我这就跟你过去。”

  

  侯家所在的院子是个五进的院落,每个院子虽然不大,但也雅致清幽,到处郁郁葱葱绿油油的,院子里的各种花花草草,生长茂盛,五颜六色。作为越州城的第二把手越州刺史院落,也算合适。

  

  红衣像个受气小媳妇似得,垂头丧气地跟在大小姐身后,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衣服。侯双喜一路上则是在心里琢磨着怎么糊弄过去,突然想到今日从郑城阳那里得到了一瓶好药,或许能够派上用场。在越州,谁身上没有几个被蚊子叮出的包啊。至于有没有药效,呵呵,那就不是侯双喜在意的了,最主要的是让父亲感觉到她的小心就好。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走到了正房,就听到屋里面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传来:“姐姐,不是妹妹多嘴,姑娘家的,随意跑出去,以后还有什么名声。虽说这越州距离京城山高路远,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终究会传出去的。要知道三房可不止大小姐一个姑娘,京城那边姑娘更是不少,可不能因小失大,连累了别人。”

  

  此人就是侯家老夫人给侯三老爷候逸辉纳得贵妾刘氏,是老夫人娘家远房侄女。

  

  候逸辉是当年侯老爷纳得妾室青姨娘所出,候老夫人老刘氏虽然强势,手段也狠,但在青姨娘手里也讨不到好处。

  

  侯老爷那么多侍妾,却只有青姨娘生下一个儿子,并且还能养大,没有养歪,还能全身而退在京城的府里小佛堂里吃斋念佛,可见这青姨娘不是个善茬。

发布于 2022-09-24 16:11:18
收藏
分享
海报
43
上一篇:女生输了给对方玩一个月的游戏 下一篇:第一次和男朋友出去过夜_他说就蹭一下却在外面蹭了很久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